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阿不要,太大了深点肉木奉杜文昌

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地免去李天逸所有职务!并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曾立祥以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

“我反对!”闫成峰大声说道:“曾,你可以免去李天逸村支书等职务,但是镇长助理这个职务你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能动!”

曾立祥眉头紧皱,他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闫成峰竟然还执迷不悟,非得要死保李天逸,当真是没有一点眼色!

不过为了班子的和谐,曾立祥也不想太让闫成峰难看,便淡淡的说道:“李天逸镇长的助理你愿意保留就保留,不过其他职位必须要全部免掉,并且给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好了,你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下面我们继续讨论。对于闫成峰同志提供的这份检测报告图片,大家有什么看法?认为我们青龙镇应该怎么做?”曾立祥靠着椅子,一副几分懒散的样子说道。

杜文昌是一个极其会察言观色之人,看到曾立祥的样子,便知道了曾立祥的意思,立刻揣摩着说道:“我认为,光凭这么简单的几张图片并不能就让我们立刻以镇党委班子的名义向县里进行汇报并要求县里去调查海鲜加工厂。理由有三:

第一,这仅仅是图片,而不是真凭实据的检测报告!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ps技术那么高,虽然我不会,但好歹也听说过一些。此为疑点之一。

第二,李天逸和村民们都不可能离开过山村去把水样送检,即便是送检,他们又怎么可能正好把水样送到省疾控中心去进行检测?陈庄镇到省会有多远?2oo公里啊!那可是2oo公里!即便是开车也得三个小时吧?再加上检测时间,不可能那么早就出来结果!

第三,李天逸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水样是从海鲜加工厂提取的,要知道,海鲜加工厂可是我们通源县重点引进的招商项目,我们绝对不可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要求对这样一个纳税大户无端进行调查的!”

廖成义一边鼓掌一边大声说道:“好,说得好!就凭这三条理由,我们就不能仅凭李天逸单方面之词就采取鲁莽的举动,那样的话,我们不仅无法向县委给出合理的解释,也容易让我们青龙镇党委班子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之中。”

曾立祥笑着看了闫成峰一眼,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淡淡的说道:“既然大家对这件事情意见这么大,我看还是投票表决吧。”

闫成峰突然说道:“曾,我认为,既然这件事情牵扯到李天逸,我们是不是应该让李天逸也列席一下党委会,听取一下他的意见呢?”

“他不能列席会议,他可是一直身在过山村的,万一他也感染了甲肝疫情,过来把我们传染了怎么办?”廖成义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我又没有说让他到现场来,你着急什么?”闫成峰不屑的看了廖成义一眼说道:“我的意思是,通过视频电话的方式连通李天逸,让我们听一听李天逸的意见,曾,你说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听一听李天逸的解释呢?”

“完全没有必要!”曾立祥直接给出了他的答案:“李天逸已经被处分了,没有资格列席我们这种级别的会议,他的话不值得信任!”

曾立祥话音刚刚落下,闫成峰却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好,既然曾这样说,那我不客气了,你搞投票表决可以!但是有些话我必须要提前说清楚!

第一,我认为,对于李天逸传过来的检测报告,如果你们不高度重视,早晚有你们后悔的一天!我认为,李天逸身为一名选调生中最为优秀的代表,身为清华曾经的学生会主席,他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撒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