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下不了床什么感受_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梦里的话,突然从张艳的嘴里冒出来,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时,张艳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叮叮叮!”

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眼,是另外一个室友王嫣打过来的。

“阿沐,出大事了!张艳刚从教学楼跳下去!”

惊慌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来,我先是愣了下,有些无奈的说道。

“别开玩笑了,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刚才我还看到张艳,她怎么可能从教学楼跳下去,我的话让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你来教学楼就知道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王嫣就挂断了电话,我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去教学楼看看。

下了宿舍楼,就看到一群学妹成群结队的走过来,脸上都露出惊慌的神情,这让我心里有些乱。

难不成,王嫣没有在开玩笑。

想到这里,我立马向教学楼的方向跑去,当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不少学生,没多久,几名医护人员正提着担架向旁边的救护车走去。

白色的担架早就被鲜红的血浸染,血更是顺着担架下方,慢慢的滴落在地面上。

突然一名医护人员没走稳,脚一拐手一松,担架上的尸体也跟着跌落在地,那张摔的血肉模糊的脸呈一百八十度扭转向后,被血浸染的眼珠子,正死死的盯着我。

“怎么做事的啊!”

站在旁边的医生严厉的指责着,几名医护人员立马上前,将那摔的不样的尸体给搬到担架上。

直到救护车离去,我才从惊吓中回过神。

我不是被尸体的惨状给吓住的,吓住我的,是这具尸体的身份。

那是张艳的是尸体,既然如此,那当时在宿舍跟我对话的人又是谁?

想到这里,我头皮有些发麻。

“阿沐。”

背后传来王嫣的声音,我转过头,见她双眼通红,想必是因为张艳的死。

“你的伤好没有?”

王嫣红着眼睛,向我走了过来,顺便问了我的伤势。

········

通话记录

········

前段时间,隔壁市发生了四五级地震,当时我正在楼梯口,因为余震的问题,所以直接从楼梯摔了下去,好在只是背后擦伤,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像,那诡异的春梦,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已经结痂了,张……张艳她……”

说到这里,我抬头望着王嫣,想知道从她口中得知晓张艳为什么要跳楼,毕竟前段时间,她还好好的。

王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是很清楚,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王嫣接起电话听了一会便给挂断。

“教务处喊我们过去,让我们跟着去局做笔录。”

我点了点头,跟着王嫣向着教务处走去,路上,王嫣突然问道。

“你不是在宿舍睡午觉吗,怎么会在教学楼这?”

这话让我很是诧异,不是她给我打电话,并通知我的张艳跳楼的事吗?

我连忙拿出手机,想翻出通话记录出来给王嫣看,可等翻出通话记录,却发现最近的通话记录是昨天晚上八点。

惊恐,顿时涌上了心头,我死死的盯着手机,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了?”

见到我的异状,王嫣站在旁边担忧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将这些诡异的事情告诉王嫣,因为说出来,王嫣也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我们宿舍四人的专业,都是法医学。

这天天解剖尸体,跟尸体打交道的人,说闹鬼,换做任何人都是不会信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