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又见婶婶的

第一章嫂子寂寞了

三月里一声惊雷,驱散了人们冬日的懒散,身上那种缱绻消失不见了。该出‘门’打工的也得

开始动身了,虽然老婆的身子刚刚搂热乎,那干涸的老井才被鼓捣的水汪汪的,但是该走还是

得走。

晚上**点钟,本该是睡觉的时候了,但是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本来是这

个山坳坳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走出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别人看到的只是他脸上的风

光。

他们却不知道,上的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大学,在城里给别人扫垃圾人家都未必肯要。

去年六月毕业之后,好不容易在一家公司找了份看‘门’的工作。但是腊月里哥哥出了事,刘

刚回来了一趟,再过去的时候,名额已经被其他人顶掉了!

揣着几百块钱,在外面飘‘荡’了一段时间,也没闯出个什么路子。倒是想要干点技

术活,但是太高科技的东西又整不明白。

后来想着去做销售,但是慢慢却是发现了,那些销售成绩好的,都是些年轻漂亮

的姑娘。

为啥?因为人家年轻姑娘有脸蛋,有身材。有大单业务的时候,都是这些漂亮姑娘和人家

谈,差不多谈成了的时候,人家客户就会说要请业务员出去吃饭。

吃完饭了,大家唱唱歌,娱乐娱乐,然后人家客户的自然就是要带着姑娘去开房。那些姑

娘都是人‘精’,开房可以,但是得要先把合同签了。这么一份合同下来,少说也有好几千块的提

成。

这么一个月睡他几觉,也有{哈上万的收入了,这买卖,值当!而人家客户事情办好了,还可

以免费睡人家姑娘,自然也是乐意。虽然长得长得清秀,但是出来办事的都是男人,哪个

会找睡觉?

好不容易有几个‘女’老板看对了眼,但是最后,真正谈合同的时候,还是手下的男秘书

来‘操’办。不用说,单子自然又落入到那些漂亮姑娘的手里去了!

看清楚城里这些行业的规则,拿了一个月保底的五百大洋,有些心灰意冷。与其在城

里受那些高傲的客户的冷眼,受老板的欺压,还不如回老家种地实在!

家里有哥哥留下的那一片桃树林,还有几亩旱田,若是搞点经济作物,一年的收入也是不

少了!更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个漂亮嫂子,哥哥刚走,放嫂子一个人在家有些不放心。这

是刘家的‘女’人,可不能让人家捡了便宜!

农村不都是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么,还在家的那几天,就有不少人上‘门’来‘骚’扰嫂子。所

以在上个月又回到了村里。但是碍于面子,跟村里人说,只是回来办些事情,过两月

又要走的!

未来路究竟怎么走,现在还没想好,但是先把那桃子处理好了再说。哥哥大前年种的

桃树,今年挂果相当不错!

眯着眼睛在‘床’上翻滚着,远的雷声轰轰轰的传来,八成是要下雨了。

一道道闪电把屋子晃的比白天还亮,虽然是闭着眼睛,都感觉到一阵刺眼。脑袋里胡

‘乱’想着一些东西,睡倒是没睡着,却是憋出来了一泡‘尿’意。

本不想起‘床’,但憋着实在难受,只好穿着大‘裤’衩子从从东厢房里出来,准备去上厕

所。

虽然现在是21世纪了,但是家的房间还是按照老四合院修建的。外面一个大院墙,东

边两间东厢房,中间是一个大客厅和厨房,西边原来是嫂子和哥的房间,只是现在哥走了,就

只剩下嫂子一个人了。

想到嫂子张瑶,心里就是一阵‘荡’漾。是读过大学的人,城里的‘女’人什么样的没见

过?但是就是这个嫂子,身上却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出了自己的房间,朝着西厢房瞄了一眼,似乎又看到了嫂子那丰腴的‘奶’子,‘挺’翘的屁

股,还有那玲珑的身段……

之前哥哥没走之前还

第2章

第二章肥水不流外人田

听见房间中的呻‘吟’声突然小了不少,忍不住再次朝窗子里面看了看,但是这一看,刘

刚顿时吓‘尿’了。因为嫂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将‘床’上的毯子裹在身上,伸手捋了一下

头发,眼睛朝着窗子这边看了几眼,在房间中踱步了一阵子,就准备去开‘门’。

看的很清楚,嫂子的嘴巴都是有些哆嗦,双‘腿’紧紧的夹住,双脸涨得通红,似乎忍受

着极大的痛苦一样。

嫂子要开‘门’……浑身一哆嗦,这尼玛,若是让嫂子知道我在窗子下面嫂子,那嫂

子岂不是要怪死我啊。

在嫂子还没出来之前,像是一只灵猫一样,飞速朝着自己院子中间的那棵大树后面躲

去。

估‘摸’着嫂子这是要上厕所,自己等嫂子回房了,然后再行动。

张瑶裹着毯子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夜风扑打在脸上,让张瑶稍微清醒了一点。三月的天,

夜风还是有点寒冷的,张瑶的身子忍不住缩成了一团。看着嫂子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想

冲上前去一把将嫂子抱住。

但是不敢,怕这样一来,嫂子不再住在家里了,那自己岂不是就见不到嫂子了?

张瑶看着东厢房的房间,发呆了好一阵子。然后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快速朝着的

房间那边走去!

嫂子不是要上(免费‘精’,彩.上哈}厕所,那这是要干什么?在大树后面,心中咯噔咯噔的直跳!

其实,现在张瑶也是心中砰砰的直跳。刘猛已经走了半年多了,那是整整的两百天啊。没

有男人的日子,对于张瑶来说,那就是一种煎熬。

这半年来,上‘门’来探风的,没有八十,也有一百了。其中不乏有些俊俏的儿郎,但是张瑶

都是大扫帚把子把他们赶走了。那是因为,张瑶的心思早就拴在了小叔子身上。

小叔子长得清秀,又是读过大学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