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女厕的擦尿纸——男朋友那里大起来了

丈母娘抬头,一脸的汗。

“没,没有!”我老脸一红,心怦怦直跳,连忙挥着锄头掩饰着不安。

虽然老婆许然对我态度很一般,但丈母娘却非常疼我,我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无耻的想法?不行,不应该这样。

我暗骂着自己,开始专心锄草,或是眼神却控制不住的往丈母娘身上偷瞥。

那两片圆润的形状,随着扭腰不停的摩擦,看的我口干舌燥,却又觉得非常罪恶,但这感觉却非常的刺激。

我不知不觉就开始了想像,这玉米地密不透风的,如果能在这里把丈母娘压在地上,抓着她那丰满的柔软,用力的……那感觉岂不是……

真是罪孽,这可是我丈母娘,我怎么能这么想?

“啪”我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样想简直就是禽兽。

“咋了?你干吗打自己?”丈母娘听到声音,一脸疑问的看着我,胸前那两团异常丰满的柔软瞬间占据了我的视线。

“有个虫子,嗯,没事。”我赶紧低下头,生怕她会发现我眼中异常的目光。

为了不让自己乱想,我开始疯狂用力,很快就把丈母娘甩在身后,来个眼不见为净,玉米地闷热无比,我感觉自己像个水人一样,衣服全贴在身上粘粘的难受。

就在这时,听到背后一声惨叫,我下意识转头,只见丈母娘歪倒在地上,连忙跑过去查看,丈母娘捂着大腿,表情痛的扭曲一团。

“没,没事,我不小心割到自己了。”丈母娘艰难的说。

原来是手上和脚上太湿,一下子用力过猛,结果摔在了锄头上,把大腿割破了。

我吓了一跳,想要帮她检查一下,她却红着脸不情愿,那部位确实很不方便,就在靠内侧的大腿根上,但是鲜血已经顺着她手指缝流出来了。

“妈,你这样不行,快给我看看。”

我不由分说,直接拿开了她的手,库子划破了长长的口子,鲜血染红了一片白嫩的大腿皮肤,伤口就大腿内侧,离中间的隐私部位就差几厘米,露出的一片紫色内内上一片湿润,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我心跳怦怦,居然有了不该有的冲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