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还我回家蜡油封住尿道我的美女老师

“徐老师,李鱼上课写小纸条。”沈青青的声音打断了语文老师,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我,拿在手里的纸条本能的握紧。

这个动作更加肯定了我的做贼心虚,语文老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可是眼神儿却精明的很,直勾勾的看着我手的东西:“拿上来。”

这下遭了,要是让语文老师知道,纸条上面的是什么,这踏马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坐在原地,心里一阵发颤。

“还要我请是吧。”语文老师又说了一声,看我没动静,亲自走了下来。

我如坐针毡,头脑一热,把那张纸条揉做一团,直接塞进了嘴巴。

在我闭口的那一刹那,语文老师快步向前,直接用手指勾住了我的嘴巴,从嘴巴里掏出一个纸团,一副人赃俱获的表情笑道:“还想消灭证据,哼哼,让我看看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看着语文老师手里的那张纸团,上面还粘着我的口水,湿了一片。

他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喘着粗气看着我。

就在我感觉要糟时,这死老头抬手叫给了我一耳光:“混账,你居然能干出这种事!”

眼尖的同学,偷偷背着语文老师站起来看了看。

“沈青青的果体。”

不知道哪个同学叫了出来。

顿时全班嘘声一片,沈青青立马哭了起来。

我心里想,完了,李大嘴啊李大嘴,你踏马真是个害人精。

“走,你跟我去办公室,找你班主任!”

糟老头气呼呼地说着,抓住我衣领就把我拖出了教室。

“去找班主任?”

我心里顿时一颤。

既彷徨,又期待。

彷徨,自然是因为我们班主任打人特狠。

期待呢……当然是因为她很有女人味儿咯。

我们的班主任,说是班主任,倒不如说是个披着人民教师外衣的狐狸精。

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不仅长的好,身材也特别棒。

平时在学校也还好,就是普普通通的职业装,可是这职业装穿到她身上立刻就变了样。

细长的腰身,配着短裙,长相妖艳,任凭画着再淡的妆,骨子里那点风情也是藏不住的。

再看看办公室里其他女老师,高下立刻就分了出来。

我以为她平时也这个样子,直到有一次,我和李大嘴去打游戏,路过商场。

远处看见一个极标志的女人,低胸肥.乳,戴了一副墨镜,虽然隔了一条街,但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不可思议的叫李大嘴看,结果李大嘴早已经目瞪口呆,口水都要出来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