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肉含着睡觉 按啊 要 啊 啊 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好痛 快点拔

那天,天空飘着细碎的雪花,远处喜庆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我趴在地上,脑袋里的血哗哗往外流,身体越来越冷,仿佛生命在一点点抽离身体。 那一刻,我神情恍惚,心里却特别痛恨这个世界;我王小志,从小到大都没做过坏事,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心里憋着一股气,上不来、下不去;就好像濒死之人,卡在喉咙里的最后一口气一样。我知道,这口气一旦吐出来,人就死了…… 可能人在临死的一刻,都会回光返照吧! 听着楼洞里,凄惨的尖叫和阵阵殴打,以及心中积郁的那股无处发泄的怨气;最后我竟从地上爬起来,疯了一般冲了进去。 当时我第一眼就看到,有个男人,正撕扯那个叫小茜的衣服;那一刻,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撞向那男的,嘴里大喊:“跑!打电话报警!!!” 小茜哭着爬起来,拼了命地往外面跑。 而楼洞里的那些男人,瞬间就朝我奔了过来。 我双手紧扣着楼洞两边的墙,死死挡着他们的去路;虽然当时怕得腿都发抖,但我还是不停地告诉自己,今天就是死,也不能让这些混蛋得逞! “喂,110吗?国光大厦的工地上,有一帮罪犯,你们快点来,他们要杀人!”小茜一边跑,一边打着手机。 而那群混蛋,几乎疯了一般朝我打来;最后我的脑袋,又被人敲了一闷棍;我一个踉跄,登时眼前一黑,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那一次,我以为自己真的就死了,才20岁,那么年轻。 可后来,我不但没死,还认识了一个改变了我一生的女人——白姐。 除夕夜,当我缓缓睁开眼时,窗外的白城,燃起了绚丽的烟花;医院走廊的电视机里,还不时传来春晚主持人的拜年声。 “你醒了?!”一双白皙柔软的小手,紧紧抓着我;那个叫“白姐”的女人,含着眼泪说,“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过年了吗?”我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问她。 “过年了!春晚都开播了。”她紧抓着我的手,特别愧疚地说。 我点点头,身子虚弱的厉害;窗外烟花闪烁,把冷清的病房,照得五彩斑斓。我问她说:您…您有手机吗? 她立刻说有,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我。我颤着手拨了号,电话那头传来了三婶的声音。 我说三婶,我妈在家吗?我是小志。她激动地说在家,然后跑到我家说:大嫂,是小志,小志来电话了! 我妈接过电话,一下子就哭了:儿啊!你在哪儿?过年了你怎么还不回家?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但我不想让母亲担心,就说我在外面找了份工作,赚了钱好给您治病。 母亲立刻害怕道:那你不念书了?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你可不能糊涂啊! 我忙说念,今年还拿了奖学金,工作只是兼职,不耽误上课的。 说完这话,我心如刀绞,因为我已经不打算念了,连期末考试都没参加。 “念就好、念就好……”母亲反复念叨这句话,我心里难受的厉害,就说电话费挺贵的,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了,捂着脸就哭了起来。 “哎!你别哭,有什么难处,你跟我说,我帮你!”她拿纸巾给我擦眼泪,纸巾上带着茉莉花的香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就忍着哭声,哽咽说:谢…谢谢你救了我。 她一笑,赶忙摇头:“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和姐妹们可能……”她叹了口气,没再往下说。 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了,不再去提那些伤心的往事,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那一束束绽放的烟花。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说:哎!你是学生啊?大学生吗? 我抿着嘴点点头,又赶忙摇头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她好奇地看着我。 “没有为什么,不想念了。” “你这么年轻,不念书能干嘛?好不懂事哦!”她撅着嘴,有点教训我的意思。 我没有反驳她,像她这种女人,一看就是出生在富裕家庭,根本就不明白,我这种穷人的困难。谁不想念书?谁不想呆在美丽的校园里?可生活,早已剥夺了我选择的权利。 后来我问她,那群罪犯被警察抓住没有?她说跑了,警察正在抓。我就赶紧说:那领头的人,是国光大厦的包工头,开发商那里都有资料。她立刻点点头,给派出所那边打了电话。 大年初一那天,我出院了;虽然白姐极力劝我,让我再住两天,可我总觉得大过年的住医院里,挺晦气的;更何况我除了脑袋缝了几针,身上大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下楼的时候,她扶着我,一个劲儿埋怨说:“你这孩子真倔,说什么都不听,好气人哦!”她说话带点南方口音,感觉挺好听的,有点搞笑。 可我一笑,她就打我,气鼓鼓说:你笑什么?哪里好笑哦? 我没憋住,就模仿她的口气说:感觉你好啰嗦哦! “你…”她用力掐了我一下,“你好烦人哦!” 出了医院,我坐上了她的车;那是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要几百万的。 在车里,我紧张的厉害,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这是我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 她按下音乐播放器,就问我去哪儿?我说把我送到国光大厦工地就行了,那里有工棚,我住那里面。 “那哪儿行?”她踩了一脚刹车,有些惶恐地说:你不能去,那帮罪犯还没抓住,万一他们再回去,把你打了怎么办? 她说得对,包工头估计恨死我了! 可我能去哪儿呢?最后我想了想说:“那你把我送工大吧。”虽然现在放假,但宿舍不关门,我又有钥匙,可以到学校凑合几晚。 可她听到“工大”两个字,立刻吃惊地看了我一眼:“呵!还是工大的学生,不简单哦!就这么辍学,可惜了……” 她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我抿抿嘴,望着窗外繁华的白城,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当初我那么努力、那么努力,终于走出了穷山沟,考上了工大,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想命运是冷漠的,它不会因为你可怜,便赋予你同情…… 车子开到工大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当时雪还在下,刮着冷风,我站在宿舍楼前,裹着黄大衣,不停地搓手。 “都等了一个小时了,会不会有人来开门啊?上车里暖和一会儿吧。”她要下车窗,朝我招手。 我知道她叫“白姐”,就说白姐,要不您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儿等就好了。 她立刻说: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说晚上吧,晚上一定有人来开门的。 “那万一没人来呢?没人来你怎么办?今天可是大年初一!” 我被她问到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又朝我招招手说:上来吧! 车子驶出了校园,我问她要去哪儿?她愣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去我那儿吧。 我赶忙说:那怎么行?我…我可是个…“农民工”。 那时候,农民工的名声很不好,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职业。 可她却毫不在意说:你不是农民工,而是工大的高材生,还是个孝顺的孩子。 “那也不行,大过年的,你家里肯定都是人,我去了不方便,太尴尬了。”说完我就让她停车,实在不行我就去工棚里睡。 听了我的话,她却嘴角带着一丝坏笑说:我一个人住的,你不用害羞……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