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集小黄说

通过林枫以前在中东的一些手段,他总算是让眼镜男招供了,并且还给他幕后的主子打了求救电话。 接着,林枫就把眼镜男给打晕了,然后把他藏在了卫生间里,刚好对着马桶,令人好笑的是,秋月璃养的那只哈士奇竟然跑进卫生间,在眼镜男的脸上撒了一泡尿。 “你在搞什么?”秋月璃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着林枫疑惑的问道。 “姜太公钓鱼!”林枫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一口香蕉,一口香烟,淡定的说:“老婆,你的安全意识太差,有人偷拍你都不知道,得了,谁让我是你老公呢,你的安全从今往后由我来负责!” 眼见林枫竟然当着她的面抽烟,秋月璃被气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听到他又叫自己老婆后,她忍不住想发飙。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而又猛烈的敲门声打断了她。 林枫闭了闭眼,不为所动的说:“老婆,客人来了,开门去!” 闻言,秋月璃不由得为之气结,但是当着外人的面拿他也没办法,只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后,起身去开门。 接着便传来秋月璃不耐烦的声音:“魏成峰,你怎么来了?” 接着便走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面容俊朗的青年,想必秋月璃口中的魏成峰就是他了。 身为盛隆集团董事长的魏成峰一直对凤凰集团秋月璃暗中觊觎着,然而不管他展开多猛烈的攻势,秋月璃始终都是拒人千里之外,要不是为了某个计划,他早就将秋月璃给霸王硬上弓了。 之前魏成峰派人监视秋月璃的一切,没想到手下却是个废物,把自己给暴露了出来。 魏成峰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进了屋后,先是打量了下屋内的环境,在见到林枫,眉头一皱,指了指林枫对秋月璃质问道:“月璃,他是谁?” “他是谁跟你有关系吗?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可以看出,秋月璃对这男的好像不怎么感冒,一见面就板着张脸,语气冷冷的道。 林枫笑了笑,从桌上下来走到魏成峰面前,装作很是热情的跟他握手,接着说:“你好,我是月璃的老公,哎,既然来了,干嘛带礼物呢。” 说着说着,林枫还把他手里的玫瑰花夺了过来一把丢到地上,对着在他身后摇尾巴的哈士奇说:“来,二哈,这个赏给你了,拿去当晚餐吧。” 二哈急忙扑了过去,用脚不停的扒拉着那束玫瑰花,同时用嘴咬了起来,这货的智商简直是无下限。 听见林枫说自己是秋月璃的老公,魏成峰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想收回自己手,却发现被林枫死死的握着,像是一把铁茄子似的紧紧扣住他,根本抽不回来。 “放手!”魏成峰冷冷的说道,并且不停的使劲儿想把手抽回来。 “哦,想让我放手你就早说嘛,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你说了我才会放……”林枫装作恍然的样子,突然一松手。 魏成峰一个没防备之下,由于惯性,身体重重的向后倒去,顿时就摔了个狗吃屎。 看到这一幕,秋月璃一时没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 从地上站起的魏成峰脸色跟吃了大便似的一样难看,他看着秋月璃问道:“月璃,你居然会看上这种垃圾。” “跟你有什么关系?”秋月璃脸若寒霜的说道。 在魏成峰看来,秋月璃的否认验证了林枫说的话,一时间,魏成峰的心里喷发出无尽的嫉妒之火。 他不甘心的试图说道:“月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也不用找个这样的垃圾来气我吧,我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我们魏家在滨海市的实力你还是知道的,如果我和你能够联合的话,足以让你们秋家在滨海市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对不起,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更何况,你们魏家有多厉害我也不想知道!”秋月璃不悦的说道。 “你……”魏成峰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却被令给打断了,林枫说:“抱歉,魏总,我想我老婆的话说得很清楚了,走好不送!” “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和我说话?”魏成峰不屑看着林枫说道,接着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又恢复了语气说:“月璃不是你这种人能够配得上的是,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趁早离开她!” 话音刚落,不等林枫接话,只见魏成峰从兜里拿出一支笔,刷刷刷开了一张支票,直接扔在了林枫的身上,鄙夷的说:“你接近月璃无非是看上她的钱罢了,这里有一百万,拿着立马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一百万?你也太看不起我老婆了吧,她就值一百万?如果你给我一个亿的话,兴许我会考虑下!”林枫似笑非笑的说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戏耍,魏成峰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而,林枫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惊讶的动作,只见他伸手拦住了秋月璃的腰,冷笑道:“滚,老子不喝酒,有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老婆,我才不舍得离开呢,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啊,我不但不离开,还要跟我老婆结婚,到时候希望魏总来喝喜酒啊,就算人不来,红包也不能少。” 秋月璃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蒙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很好,你真的很好!”魏成峰冷笑了几句,接着彻底撕破了脸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马上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是谁我不知道,这个你得去问你爸,如果你叫我一声爸的话,我兴许会告诉你是谁。” 魏成峰风度全失,拧起拳头就冲林枫冲了过去:“我弄死你个垃圾!” 魏成峰是跆拳道黑带六段,这个秋月璃是知道的,她担心林枫不是他的对手,急忙制止道:“魏成峰,你别乱来!” 对此,林枫不屑的笑了笑,突然一个闪身,瞬间就躲过了魏成峰的拳头,接着抬手一抓,魏成峰是身体就被他紧紧的扣住,动弹不得。 魏成峰心里惊骇不已,他没想到被自己视为垃圾的林枫竟然会这么强,可现在已经晚了,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身体像是散架了似的痛苦不已。 秋月璃也惊呆了,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久久不松开。 林枫随手一提,拽着魏成峰的西装领带,轻轻的一用力,顿时,魏成峰的身体跟炮弹似的摔了出去。 “啊……” 砰的一声,伴随着魏成峰的一声惨叫,他的身体重重的咋进了外面的垃圾桶里,气质全无。 “非得逼我放大招,何必呢!”林枫跟没事的人似的,拍了拍手感慨道。 魏成峰好不容易送垃圾桶里爬了出来,扶着墙角呕吐了一阵后,一想到自己竟然在秋月璃的面前丢尽了脸面,他心里就怒火奔腾。 他怨毒的瞪了一眼陈峰,冷声道:“林枫是吧,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咱们来日方长,我会让你好看的!” “呵...”林枫看着魏成峰,搓了搓手,露出一副羞涩的表情说:“不用不用,我已经够好看了,再帅就要惊动党中央了。” 魏成峰最后恨恨的看了林枫一眼,旋即转身就走了,他发誓回去以后要好好调查这个林枫是什么人,要让他为自己今天的行为而付出代价。 见到事情处理完后,林枫回过头去,拍了拍手,看着惊讶莫名的秋月璃说道:“老婆,你老公我刚才的表现帅吧?” 秋月璃已经顾不上和林枫计较那么多了,她皱着眉头看着魏成峰远去的方向,旋即担忧的说道:“你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的,你知道魏成峰是什么人吗?他爸爸是滨海市的市委书记,他妈妈是上市公司的总裁,总之你这下算是彻底跟他结仇了。” 说到这里,秋月璃也忍不住的感到后悔,早知道,一开始就要阻止林枫那样做的,要知道,对于魏成峰,就是她自己也惹不起。 “没事,为了老婆不存在!”林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实际上他却丝毫不在意,想当年他在中东的时候,死在他手上的各国元首何其多,别说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了。 对此,秋月璃暗暗摇了摇头,只当做是林枫的不知天高地厚。 下午时分,正值上班时期。 凤凰集团的员工们纷纷聚集在走廊上,对着办公室里的秋月璃和林枫指指点点,议论不已。 “天哪!我莫不是眼花了吧?林总居然和一个男人并肩而行,而且这男的长得未免也太磕渗人了吧?” “我的女神啊,竟然被猪拱了……” 别人的评头论足一丝不漏的传到了秋月璃的耳朵里,对此,她尽量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发怒,可一看到身旁的林枫,她就忍不住在心里咆哮。 因为林枫脸上的表情相当气人,当着外面那么多人的面,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都不带眨一下的。 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冲外面的人冷声喝道:“都没事做是吧?” 众人缩了缩脑袋,作鸟兽群散。 “你看够了没有?”秋月璃暗暗告诫自己要淡定,没好气的问林枫。 林枫大义凛然的说道:“老婆,你别想歪了,我是在给你检查身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自己老是胸痛,烦闷……” 林枫的话令秋月璃耳根一红,感觉又羞又气,下意识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问完她就后悔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承认呢。 “还有,你的大姨妈应该很久没有来了吧?”林枫问出了一个令秋月璃震惊的话。 秋月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显得很是不可置信,虽然没有说是,但是表情已经把她给出卖了。 看到秋月璃的表情,林枫的心里那是爽啊,她翘着二郎腿说:“你这是因为平时工作压力过大,导致体内阴气过剩,还有就是激素分泌失调造成的。” 就在秋月璃想问怎么治的时候,一个行政助理进了办公室,对秋月璃说:“秋总,会议的时间到了。” 秋月璃按捺住内心的好奇,整理了下着装,旋即出了办公室。 惹得林枫不停的对打断他好事的美女翻白雅,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助理好奇的说:“帅哥,你是医生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