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啊!”一声尖叫将我耳边还残存的几丝嗡鸣声瞬间冲散的无影无踪,我一脸茫然地回过头看着声音的发源地,一副鲜活的春意图展现在眼前,小护士现在的脸色只能用一个词语来相容,粉嫩欲滴。 蹲在地上的小护士用手捂着后背,可惜作用不大,因为后背的裂痕实在是有点大了,看着她前面放置的药瓶我便明白了过来,她刚刚肯定是到旁边的病床底下去捡那个空药瓶的时候,不小心被床挂烂了那个质量并不怎么好的护士服,一时间春光乍现,几乎是从肩膀一直撕扯到最下边的上衣,对于我这个几乎没有和几个女生说过话的男生来说,这种场面让我瞬时间充血,,小帐篷也已将病床上的被子支起来了。 “你还看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帮忙。”蹲在地上捂着后背的小护士看着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我嗔怒道。 “哦。”我强行将已经流到嘴边的口水咽下去,掀开被子颤颤悠悠的走了过去。‘嘶’心里嘶吼一声,从未有过的清爽,拿着床单的手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后背,还在幻想着下一步发生什么故事的我突然被一道犀利的怨念轰击的烟消云散,满脸通红的小护士直勾勾的盯着我,咬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 小护士接过我手里的床单披在了身上,静静的看着我,几次张开口却又没有说出什么话。“照顾好自己,你的病还没有好,也没有做进一步的检查,你爸爸从一开始就要求接你出院,回家养伤,我……,唉。”没有我想象的拳打脚踢,看来也并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对我这样,我心里默默的想着,好像猜到什么似的,小护士没有把话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便裹着床单走出了病房。 “吱!”我听到病房的开门声,心底突然之间莫名的兴奋,倦意全无。猛地将蒙住头的被子掀开,朝门口看去。然而,让我心跳加速的是,进来的并不是那个让我想念的小护士,而是我命中的女魔头。 “咦,你不会让我爸一巴掌打傻了吧,今天见了我居然这么兴奋,这么迫不及待见到我,今天表现不错,本姑娘开心,这住院费就允许你先欠着,等你快点赚钱了再还给我们。”走进门的张丽丽看着我有些诧异的说道。 就这样张丽丽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开车将我带回了家。这辆车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东西,它对我来说就如同黑白无常一般,七年前,就是它将我从平淡的凡间带到了整天噩梦缠身的地狱。当年的那个开车的男人,如今的这个开车的女人,如同判官一般可以随意拿捏我的生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缓缓的开进了院子里,今天的院子比往日安静了许多。“下车吧,别看了。我爸妈今天不在,刮胡刀的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记得做事小心一点,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周一记得去学校上学。”张丽丽打开车门走下车,对着不敢动的我喊道。 或许今天张丽丽是真的心情不错,竟然破天荒的让我睡地下室,这是我这几年第二次入住,第一次就是刚刚被接来的那一天,温馨浪漫么,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人间仙境了,因为地下室里半夜不会被冻醒,不用闻着大黄大小便的问道进入梦乡,更让我幸福的是,地下室里有床被子,虽然是一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淘汰的破棉被,但是对于整天枕着砖头睡的我来说已经很是知足了。 怀里抱着棉被的我,感觉似乎瞬间被温暖所包围,裹着棉被很快的进入到梦乡。 “不要走,不要走,我想和你好好聊聊,快点回来。”我猛地睁开双眼,看着空荡荡的地下室,一阵阵空虚寂寞涌上心头。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生活在梦里,哪怕让我在梦中死去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梦里经常会有疼爱我的爸爸妈妈,会有一个不会欺负我的小护士,我们在彼此肩并着肩诉说着心事,我们…… 生物钟已经很规律的我知道,现在肯定是半夜时分,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即使盖着这么温暖的棉被我也依然准时的醒来过来。心里很不舒服的我,缓缓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我只能非常小心的拉开门,如果被他们听到响声,打扰了他们睡觉,那我的末日就来了。 哦,对了,今天他们不在,只有张丽丽自己在家,我轻手轻脚的走出地下室来到大厅里,走出屋外来到院里长长的舒了口气。 清风吹过,心底里一股说不出的清爽,抬头望着漫天闪烁浩瀚的星空,我发自灵魂的对自己亦或是对上帝说了一句话-活着真好。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感慨过人生,悲叹过命运。因为我一直都是认命的好孩子,挣扎,反抗,抗争,在我人生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这些高危动作。 盯着星空有些头晕眼花的我,忍不住的低下头双手轻轻的揉了揉,忽的,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了楼上的房间,半夜时分,一般都很按时睡觉的这些人,现在怎么还会开着灯,貌似在自己刚出来的时候这个房间的等就开着。 这是张丽丽的房间,这么晚在干什么还不睡觉,我站在楼下看着楼上房间的窗帘里映出一个黑色的人影,好像一直在坐着什么运动一样,人影晃动。 今天不知道是因为遇到的这个让我有几分想念的小护士,还是冥冥中的安排,此时的我心底却是莫名的多了几分安全感和冲动。若是往常,打死我都不敢去想他们在做什么,更不用说去看一眼。好奇心害死猫一点都没错,我更确信,如果我这么做了,我绝对比猫死的更快更惨。 可是此刻我却鬼使神差的迈开步朝着屋里走去,我屏住呼吸,用最小的力气控制着我上楼的步伐,几乎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啊!哦!……”刚刚走到一半楼梯的我,突然听到一阵高亢的叫声,若不是下意识的准备,只怕此刻我的节奏已经被打乱,发出声音被发现过来偷窥的我,我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我的呼吸在一阵阵的叫声中渐渐的变的粗而低沉,脸上也感觉一阵潮红。 我走上楼梯,渐渐地靠近,刚刚走到门边的时候心中猛然一惊,房间的门竟然没有关好,站在原地已将感觉绝望的我,等了好一会并没有听到想象中应该有的喊骂声。我稍稍的回了回神之后看向屋子里,方才松了一口气。只见一个女人赤裸着上半身坐在床上气喘吁吁的又是一阵喊叫。 与其说是赤裸着上半身,倒不说是我只能看到上半身,只见这个女人的手却是放在身前似乎一直在坐着什么运动一样,在这叫声中我下肢的小帐篷又悄悄地支了起来,一阵阵的火热席卷全身。 看着叫声渐渐低下的女人,我心里陡然一惊,貌似快要结束了。我连忙转身下楼,打开地下室的门走了进去。 “咦,我怎么感觉刚刚好像门外有人似的,难道是那个杂种……,不可能,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我还是快点睡觉吧,明天还得上学。”听着没多久楼上的房间里开门传出的声音,蜷缩在地下室里的我重重的舒了口气,躲过一劫。 ‘睡觉吧,明天又要见到那帮催命鬼了。’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声,我裹着棉被静静地睡了过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