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质活性生活视频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小龙来到教室,一眼便看见王小涛坐在他小龙的座位上正和同桌王雪聊得热火朝天。 王小涛的半边脸上还缠着纱布。 王雪看到小龙来了,故意装作很关心王小涛的样子说,“涛涛,你的伤怎么样,快点好起来哦,人家还想让你陪人家去瓜棚里看西瓜呢!” 王雪这么做无非是想刺激一下小龙,让他吃醋。 哼,谁让他周六那天趁着她去买零食的机会做了逃兵,难道我王雪离开你小龙就不能活了吗? 王小涛听了王雪的话,心中那个高兴啊,王雪是班花,甚至校花,但人长得又水灵啊,他早就喜欢她了。 王小涛正想说什么,就被身后的小龙打断了,“喂,你让开,这是我的位置!” 缠着半脸纱布的王小涛扭头看见小龙一下可站起来,惊弓之鸟地往后退了一步,没站好,差点倒在王雪身上。 王雪扶住王小涛,拿女朋友似的口味鼓励他,“涛涛,别怕,我支持你!”说完,她幽怨地瞪着小龙,又气又羞,又爱又恨。 “我,我不怕!”想了一下,王小涛这才镇定下来,指着小龙说,“小子,我王小涛快出院了,你的日子以后不好过了,等我的脸痊愈了,我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我在这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你不是君子,你是小人!”小龙嗤之以鼻。 王小涛看一下站在班门口把风的哥哥王胜涛,叫道:“哥,去把东子哥叫过来吧!” 东子哥是王小涛在医院认识的一个二百五。 他是社会上的青年,打架不要命。也很能打。 王小涛住院那天,正好碰见东子哥的兄弟被砍伤,和他住同一病房,于是他就很有心计地认识了这位号称东霸天的大哥。 “东瓜哥?东瓜哥是谁?还南瓜姐呢!”小龙丝毫不畏惧地笑笑。 “哼,你别嚣张,等一下东子哥来了,你就哭了!”王小涛有些得意,不服气地说。 这时,班里围上来好多看热闹的学生。 “你快点让开,这是我的位置!”小龙有点不耐烦了! 王小涛在东霸天没来之前还是很谨慎的,他怕小龙再次发疯重新打他,所以就很外强中干地让开了。 小龙一坐下,就听见王小涛毕恭毕敬地叫起来,“东子哥好!” 这时,小龙抬起头来,入眼之处,看见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年龄,白白净净,酷似古代书生模样的眼镜男拨开人群,出现在他面前。 “妈了个比的,我还以为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呢,原来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小龙不屑一顾。 “东子哥,他就是小龙,就是他打的我!”王小涛现在说话的口气别提多理直气壮了。 “你就是小龙!?”东霸天盯着他问。 “对,怎么了?”小龙没有一丝恐惧,依旧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如果小龙知道东霸天的故事,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是一副如此不重视对方,漫不经心的模样! 东霸天有两个尤其突出的特点,第一:他很残忍,纯正狼的血统。第二,他是个疯子,不但打架不要命,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要命!你千万别被他文弱的外表所欺骗。 小时候过年放鞭炮,孩子们喜欢从鞭里拆下一个炮单独放,左手拿炮,右手拿烟,点燃炮捻子,然后朝天空中一扔,一阵火星,一声脆响,真过瘾。 但人家东霸天不这么放,他不扔,直接把一只鸡蛋般粗大的炮放在手心里,握紧拳头,点燃炮捻,只听一声闷响,开出东霸天那霸气变态似的微笑。一旁的同龄人都吓得屏住了呼吸,脸色惨白。 不过,这还不是东霸天最二的,最二的是有一次去一同学家玩,一进门,同学家喂的那只膘肥体壮的灰色大狼狗就朝东霸天狂吠,看见狗眼看人低的畜生,东霸天一下火了,“嗖”地一下窜到狼狗面前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狗大战。 一人一狗相互掐架,同学都看傻了,因为狼狗是拴着的,所以东霸天占了优势,只见东霸天双手掐住那灰狼狗的脖子,咬牙切齿的嗷嗷的直骂:“草你妈,让你小子狗眼看人低。 狼狗被掐得发出嘶哑的低吼,东霸天却还不解恨,一脚狠狠地踩着狗尾巴,两只手攥着狗脖子,像拔苗助长一样朝上猛拽,一向气势汹汹的狼狗在东霸天手里像个无助的小猫,杯具了。 同学求东霸天饶了那只狼狗,谁知,东霸天一松手,狼狗就去咬他胳膊。东霸天火冒三丈,捞摸一把铁锹,就朝狼狗脑袋上拍去,狼狗惨叫一声,“嗖”地一下钻进了狗窝。 史上最二的事件发生了,东霸天不假思索地钻进了狗窝,和狼狗在里面大战,最后竟然把狗窝都弄破弄踏了。狼狗彻底怕了,彻底服了,他被东霸天弄得奄奄一息,半死不活,最后他卧在东霸天的同学,他主人身边,委屈地至极:“俺就象征性地朝你叫了几声,一示俺对主人的忠诚,你小子至于把俺往死里打吗?” 以后的日子,只要东霸天去该同学家,这只狼狗就会惊弓之鸟地窜进狗窝,老老实实地呆着,吓得全身发抖。 这个故事,小龙自然不知道,只见他一边整理课本一边对东霸天说,“请你走开,别耽误我上课!” “东子哥,看他嚣张的,干他吧!”王小涛在一旁添油加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