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集小黄说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老板娘皱着眉头问:“牛二,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学过隔靴搔痒这个成语吗?” “学过。”牛二明白了,他应该帮小枫脱掉袜子。 牛二哆嗦着,帮小枫脱去了两只袜子。 牛二之所以哆嗦,是因为他从没接触过女人的肌肤。现在,让他帮小枫脱袜子,不禁让他联想起脱裤子。 牛二觉得自己太卑鄙了,太龌龊了。 小枫的一双小脚又白又嫩,这让他想起了剥了皮的竹笋。 牛二在小枫的左脚背上搔了一下。 “妈呀!你是狗熊呀,使这么大的劲搞什么。”小枫叫嚷道。 老板娘恶狠狠地斥责道:“牛二,你猪脑袋呀,啥事都干不好,我警告你:不把小枫伺候舒服、满意了,今晚我就辞了你!” 牛二惶恐地说:“老板娘,我…我不是不想好好搔,我从来没给人搔过痒痒。” “搔痒痒有什么难,你就是笨蛋一个。”老板娘气得又抬脚踢了牛二一下。 老板娘这一脚踢得虽然不重,只是象征性的,但是,牛二却气炸了肺。因为,他今晚已经挨过王麻子的一脚,现在,又挨了老板娘的两脚。 牛二毕竟是个大男人,怎么能被人左一脚,右一脚地踢着玩呢。 牛二怒气冲冲地刚想站起来,突然,他妈妈临终前的嘱托,象炸雷一声鸣响在耳畔:“儿子,你…你要做个上等男人。” 妈妈似乎就在他的头顶上,瞅着牛二说:“你给小姐搔个痒痒咋啦,你不搔,吃啥?喝啥?住哪儿?” 牛二压抑住满腔的怒火,他低眉顺眼地说:“老板娘,我会学着做好的。” 牛二轻轻地搔着小枫的左脚背。 “喂,你有病呀,一会儿重,一会儿轻,你把我脚背越搔越痒了。”小枫抱怨道。 牛二赶紧稍稍加重了一点力道,讨好地问:“这样行吗?” 小枫点点头,满意地说:“好,就这样搔。” 小枫的身子往沙发背上一靠,惬意地说:“嗯,这么搔挺舒服的。” 外面有人喊老板娘,老板娘嘱咐道:“小枫,你让牛二好好伺候你,有啥事就喊我。” 老板娘又对牛二说:“今晚你闯了天大的祸,把小枫伺候满意了,你不要你赔裙子,记住:小姐让你搞啥,你就得搞啥,不许违背小姐的意愿,不然,我炒你的鱿鱼。” 老板娘扭着屁股走了。 牛二跪在地上,低着头,给小枫搔着脚背。 “左脚不痒了,搔右脚吧。”小枫命令道。 牛二现在掌握了手上的力道,他不轻不重地给小枫搔着痒痒。 “喂,你这个乡巴佬不傻嘛,一下子就学会搔痒痒了。”小枫夸奖道。 小枫低头瞅了一下自己的双脚,说:“别搔了,你给我用舌头搔搔脚背。” 牛二大惊失色地问:“你…你让我用舌头搔你的脚背?” “对呀,难道你耳朵有毛病,听不清我讲啥?我让你用舌头搔我的脚背,一下一下地慢慢搔,我听说,涎水能止痒,而且是永久性止痒。” 牛二怒不可遏地说:“我…我是人,不是狗,怎么能给你搔脚呢?” 小枫啪地照牛二脑袋上扇了一巴掌,斥责道:“我知道你是人,你要是狗,我还不让你搔脚背呢。我问你:搔不搔?不搔就赔我裙子。” 一提起裙子,牛二的火气就熄灭了。 难怪古话说:有钱是男子汉,没钱是汉子难。现在,牛二是一个标准、正宗的穷光蛋,哪儿赔得起美国进口的裙子呀。 牛二低声下气地说:“小姐,我搔。” “这就对了嘛,本小姐让你搔脚丫子,那是瞧得起你,否则,我的脚连碰都不让你碰的。”小枫说。 小枫对这个牛二很鄙视,但是,她觉得这个傻傻的楞小子很好玩,在她的眼里,牛二就如同马戏团里的小丑,可以供她玩耍。 小枫的双脚就在地上,牛二得象条狗一样地爬着,才能搔到小枫的脚背。 牛二此生从没受到过如此的屈辱,他的脸涨得通红,好象发起了高烧,额头上青筋咚咚直跳,就象心脏突然跑到了额头上。 牛二伸出舌头,开始搔小枫的左脚背。 突然,他发现小枫的左脚背上有一颗紫色的痣。这颗痣有点怪,象个小兔子的形状。 说实话,牛二自从进了雅座,还不敢正眼看这些姑娘,尤其是不敢正视高傲的小枫。现在,他连小枫长得啥样都不知道呢。 牛二从左到右搔小枫的左脚背,搔了一遍,他又开始搔小枫的右脚背。 牛二仔细一瞅,右脚背上没有痣。 牛二想:我虽然不敢正视这个高傲的“公主”,但却牢牢记住了她的一个特征:左脚背上有一颗紫色的痣。 牛二搔着搔着,突然,他好想狠狠咬上一口,咬得小枫哇哇乱叫。最好让小枫哀求自己:“饶了我吧。” 牛二还想:假若小枫求自己,他就会也脱了鞋袜,让小枫给自己搔脚。不过,他不会只让小枫搔自己的脚背,他一定要让小枫搔自己的臭脚丫子。 牛二是个汗脚,走路多了,就会奇臭无比。 牛二想:让小枫搔自己脚丫子那天,一定要多走路,不,要跑步,要把脚跑得臭哄哄的,熏死小枫这个臭丫头。 牛二把小枫的左、右脚都搔了一遍,他正准备搔第二遍时,小枫说:“算了,搔得一点也不舒服。” 小枫命令道:“给我把袜子、鞋都穿上。” 牛二乖乖帮小枫把袜子、鞋都穿上。 小枫从沙发上抬起屁股,拔腿就走了,只留给牛二一个背影。 牛二傻傻地趴在地上,还没醒悟过来。 小枫还让不让自己赔裙子呢? 老板娘探进一个头,瞅着牛二,说:“你还趴在地上干嘛,快到大门口去,客人都要离开了,没人开门咋行。” 牛二大梦初醒般爬了起来,他嗫嚅着问:“不要我赔裙子了吧?” “不赔了。”老板娘对牛二翻了一个白眼,责怪道:“牛二,以后做事长点眼色,别毛手毛脚的,下次再犯这个错误,我就把你解雇了。” “我…我知道了。”此刻,牛二懂得了一个道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