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淡淡的语气听不出是真是假,陈羽灏倒是显得风轻云淡,开着这间冥纸店却做着给天下出钱悬赏者的中间人介绍者,类似非雪这般威胁要他命的人不计其数。 但他知道非雪仅此说说而已,来往见过几次自然也看出了这遮着半张脸的女子并非不讲理之人,果然过了会,非雪在翻了几页抽出了几张悬赏金最高的名单颇有些满意,把本子扔在柜台起身就离开。 “慢走。” 看着非雪的背影陈羽灏仍是淡淡的开口,刚要起身便见又有一名大汉进来,他眼角一直的笑意更深了。 走出外面,非雪在心里盘算,葬身房都是有规定每位最多能接几单,陈羽灏已经睁着眼闭着眼让她麟帮多接了二单,可她还是觉得不够,只因组织日渐壮大,底下的人都与她反应想要接更多的任务。 想到这点心里有些复杂,每人空有些本领就想要谋求强盛,血腥能让她待着的组织里那群人兴奋,似乎对于种种杀戮乐此不疲。 思绪到此,突然瞥见前面有对男女在吵些什么,两人情绪越来越激动,本来非雪对这种事都是视若无睹,可是在她看到那名女子充满怨恨的眼神之后,想到怀里的悬赏名单突然有了个主意。 那男子不知道与女子说了什么,只见女子的眼睛倏地瞪得直圆,忍无可忍不断的怒骂着。 男子不耐烦的挥手甩开女子缠着他胳膊的手急急离开,只留女子蹲在地上在围观的人群中哭泣不已。 非雪不急不缓的走到她面前,淡淡的开口:“会哭有什么用,不如想着如何报复这些伤害自己的人。” 女子闻声颤抖的身子怔了怔,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仅露半边脸女子,满脸已是泪水。 非雪蹲下身,看她一身打扮也算华丽,唇角微勾。 “我可以帮你搞定那个男子。”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女子虽然伤心欲绝,仍是不解的摇摇头,她不认识这个女子。 “我是谁不重要,至于为什么帮你”顿了顿,继续道:“自然是你给钱,我帮你办事,抓到那人是生是死随你。” 哭泣女子愣愣的看着非雪,也算懵懵懂懂她是要和她行一场交易,刚想说什么忽然被一道好听的男声打断。 “姑娘,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需这般狠毒。” 两人抬头望去,便见不远处站着一个青衣男子,刚瞥到男子面容非雪和那女子都有些一怔。 这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子,与寻常好看男子不同的是,自身散发飘逸脱俗的气质会让人觉得有些恍惚。 男子低低的看着非雪两人,淡漠的表情看不出情绪。 那名哭泣女子回过神,见不断有人出现不由得心生胆怯,踉踉跄跄的起身便急急的离开。 非雪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把视线冷冷的移向眼前的男子,却发现原处已经没了人影。 站起身,并不在意好事被打断,她也只是即兴不是么。 无谓的欲要离开,却在刚走几步时见到去而复返的女子停住。 女子脸上的泪水似是已干,只是有些狼狈的依旧看出有哭过的痕迹。 她的声音依然胆小却带了一股坚定:“我我有事委托你。” 看着女子眼中分明不住的恨意,非雪左眼微眯,流波无光,只听见自己声音响起:“我接。” 即使所有人更相信世界美好,总有一些事,不能被原谅,总有一些人,有人不能让他生,于是就有了交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