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搞死你爽死你了浪货这么湿真是欠操

齐皓回来时发现院门从里面被反锁了,怎么推也推不开,正准备喊人时,猛得听见里边传来杨倩的呼喊声,隐约还夹杂着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齐皓瞬间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原还想着会不会是周庆平提前回来,正在干那档子事。 他起了好奇心,爬上围墙想看出香艳的好戏。 结果发现那趴在杨倩身上猴急使坏的哪是周庆平,分明就是村里的闲汉! 一股热血冲上脑门,他什么也管不得顾不得了,冲过去就朝那男人脸上挥拳,直打得他满地打滚,哀嚎不已。 这辈子他就没有这么愤怒过,如果手上有把刀,他或许会毫不犹豫刺过去。 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怒吼着把那王八蛋赶出去。 此刻正是杨倩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看到齐皓细心为自己披上衣裳,她哇的一声哭了,扑过去紧紧将他抱住。 杨倩柔软的身躯压在齐皓赤裸的胸膛上,顿时让他心神一荡。 “嫂子,你别害怕,天大的事都由我替你扛着。”齐皓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 简单一句话却说到了杨倩心坎里。 她虽然衣食无忧,但内心最渴望得到的,就只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杨倩抬眼凝视着齐皓,美目含泪,一张俏脸哭得梨花带雨,分外惹人心疼。齐皓生出一股男子汉的气概来,挺起胸膛说:“那混球往后要是还敢来,我铁定打折了他!” “阿皓,你会瞧不起我吗?”杨倩抽泣着问。 头一回听她喊自己的名字,齐挺这心里又酥又麻,情不自禁揽紧胳膊,郑重其事地说:“怎么会呢!嫂子,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完美的女人,谁都赶不上!” 杨倩被他抱在怀里,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 论年纪齐皓比她还小上几岁,可他炙热的胸膛和坚实的手臂都让杨倩无法抗拒。 “你是从外头来的,刚才打了他,不怕被人报复吗?”杨倩软软的依偎在他怀中问道。 “要报复就让他尽管来!反正不管谁欺负嫂子,我都跟他拼命!”齐皓握紧拳头,毫不犹豫地说。 其实杨倩心里明白,周柱现在就是靠着周庆平养活,现在做出这档子不光彩的事,哪敢往外面声张,他挨了这顿痛打,也就是哑巴吃黄莲,再苦都只能往肚子里吞。 可齐皓的话却让杨倩心里跟灌了蜜似的甜,红唇一抿,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了他一眼,很快又娇羞地低下头去。 她身上围着齐皓的T恤衫,半个胸脯都露在外面,白嫩嫩一片,叫齐皓血气上涌,唰得抓住她肩膀,动情地唤道:“嫂子……” 杨倩叮嘤一声,红唇微启,眼波勾人,千娇百媚地望着他。 见她没有反抗,齐皓顿时呼吸急促,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缓缓向那两片嘴唇靠过去。 杨倩吐气如兰,期待着这份温存。 就在他们马上就要贴到一起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 “屋里有没有人呀!有没有人呀!”高喊声从外边传来。 齐皓听出这是他那个工友的声音,杨倩回过神来,羞得俏脸绯红,站起来匆匆忙忙躲进里屋。 就差那么一点点啊! 齐皓心里别提有多懊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过去开门。 李大义提着工具包杵在外头,嘴里嚷嚷道:“天都还没黑呢,锁着门干啥!诶,你怎么没穿衣服?” “天热,出了一身臭汗,正准备冲凉呢。”齐皓随口找了个理由。 “东西买齐了吗?”李大义一边进门一边问道。 “都齐了,明天咱们就可以开工。”齐皓说道。 “那中!修祠堂可是个美差,等咱们干完拿到工钱,就能好好歇一阵了!”李大义乐呵呵地笑着。 他今年快五十了,是做泥水的老师傅,手艺好,人也没话说,就是他接了八里坪的差事,见一个人忙活不下来,才找得齐皓搭伙,工钱对半分,谁也不亏待谁。 齐皓还在为刚才的事惋惜,没仔细听他说话,眼睛不由自主的往里屋瞟去。 “瞅啥呢!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李大义看出他的心思,捅了下他的胳膊说。 “说谁呢,谁是癞蛤蟆了!”齐皓不服气的说。 “人家男人可是大老板,整个村子就他家最有钱,咱们一个干粗活的,能比吗?”李大义倒不是在笑话他,就是好心提醒两句,“回头我给你在老家介绍个姑娘,贤惠本份的,两个人过日子那才叫踏踏实实。” “李哥,我的事你就别跟这操心了,我心里都有数。”齐皓说。 “你有个啥数!做人呐还是得现实,多挣钱比什么都重要。”李大义以长辈的姿态劝道。 齐皓心里不痛快,转身就进了屋子。 杨倩在里屋听见他们说话,不禁为齐皓心疼。 齐皓当然不是癞蛤蟆,而她也不是天鹅,他们只是两个渴望真心相待的普通人。 只要铁笼那么牢固,她没有勇气挣脱束缚。 想到这里,杨倩幽怨地叹了一声气。 到了晚上,周庆平满身酒气的回来家中,鞋子都不脱,瘫在床上蒙头大睡。 杨倩替他收拾妥当,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 她从衣柜最隐秘的角落里翻出齐皓那件T恤衫,抱在怀里痴痴闻着上面的汗味。 第一次见到齐皓时,他正在祠堂里干活,被汗水泡湿的衣服紧贴着皮肤,浑身肌肉若隐若现,身上就是这个味道。 想到这里,杨倩体内不知不觉涌出一股热流,她解开扣子,把那件衣服盖在自己柔软的胸脯上,脑海里幻想着齐皓宽大有力的手掌。 “嗯~~” 杨倩轻轻呻吟一声,把手伸到下面…… 触电般的感觉遍布全身。 而这个时候,她的丈夫周庆平正躺在床上睡得像一头死猪。 终于,杨倩浑身颤抖,达到了快感的顶峰。 她瘫软下来,双腿止不住抽搐,绯红的脸颊满是发泄过后的满足。 她低头吻着手里的衣服,就像是在弥补白天的遗憾,然后才把它重新藏回衣柜里。 此刻,杨倩心里充满甜蜜,仿佛初恋的少女一般。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