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那是王松堂姐秦梅的声音! 她肯定是看见自己了,王松耳边听着秦梅那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越来越近,哪里还敢胡来,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心里一阵紧张…… 这可咋办,要是堂姐过来,看见自己和柔柔嫂子躲在墙根,那可就坏事儿了…… 至于那婚房里面……不成,至少现在不能让堂姐看见这一切!不然那罗成遭殃,老子可也跟着一起遭殃了! 所以情急之下,王松只得猛然站起了身子来。 他这一站起来,把那屋子里的罗成和郑佳都给吓了一大跳。俩人本来正搞得火热,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又见那窗户外“噌!”地一下蹿出个人,一时抱作一团,动也不敢动了。 这一下,蹲着的林柔,屋子里的罗成和郑佳,全都盯着那站起来的王松。 那不远处的秦梅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高开叉旗袍,脚下是近十厘米的高跟鞋。脸上化了精致的妆,那一双美丽的眸子因为带着了几分酒意而显得有些醺然。 她也是盯着站起来的王松,嘴角噙着笑又问:“小松,你在干啥呢?” 王松无奈转过头来,看向了秦梅,秦梅很漂亮,而且很时髦,她常年待在城里打工,穿着打扮,谈吐举止都和城里女人没啥区别。回了村,村里的女人和她比起来,就像是野鸡和凤凰,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要不是这样,王松也不会一直暗恋着她,但是眼见那秦梅还要往这边走,王松心下一慌,连忙说:“梅姐,我在撒尿呢,你别过来了……” 可是听到这话,秦梅的美目之中却露出了一抹怀疑,奇怪说:“小松,你说啥呢,你撒尿咋不脱裤子呢?” 话声落下,她再次朝前走出一步,这时候,她距离婚房窗户已经很近了。 只要再往前一步,屋外的秦梅就能看见屋里那不着一缕的两人了! 一旦被发现,以秦梅的性格,非得闹腾起来不可,那样的话,自己和林柔之间的事儿可也说不清楚了…… 所以,虽然心头恨不得罗成和郑佳俩被揪出来,可为了自己和林柔的名声,他却不能让秦梅过来! 你爷爷的!只能自己受累,便宜这天杀的罗成了! 王松一咬牙,忽然低头将自己的裤子一把拉了下去…… 微冷的春风吹过,王松的小兄弟受冷,微微抬了抬头…… 王松这么一脱裤子,那旁边本来要走过来的秦梅自然停下了脚步,从她这个角度也能看见王松那玩意儿,一时不由脸红轻啐一口:“就你尿多,快撒完了回来接着喝酒!” 王松自然是笑着点了点头,那边秦梅也不再往前,转身回去了。 只是在转身前,她那双美目却偷偷在王松那玩意儿上多看了一眼,一时也不免脸红心热,这家伙的玩意儿还真不小呢…… 眼看自家堂姐转身离开了,王松这才松了口气,绷紧的身子稍稍缓了缓,可他身子这么一动,那地儿也难免跟着动了动,可这一动……王松立时就感觉一阵温润舒坦。 他低下头来,只见自己不知为啥,竟抵在了柔柔嫂子的嘴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