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王爷在花园含乳

我有些懵,呆呆地看着她,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彻底打乱了我的节奏。 按理说,在包间里,我只是一个坐台少爷,陪酒,陪唱,陪笑,陪贱,但没规定就要陪睡啊。再说了,我们这家夜总会明文规定,不能在包间与客人发生不正当关系。 出了包间门,那叫出台,至于出台后与客人发生任何关系,都与夜总会无关,那时的身份才转化成为男公关。 哪有在包间,直接就要求脱衣服的? 她见我有些迟疑,有些不高兴了:“你能不能行?” “行,没问题!”我赶紧回过神,顾不了那么多规矩了,很快就把自己脱的只剩下内裤。 她的眼睛扫过我的上下,终于肯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笑了笑:“吓着你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意识到不妥,赶紧又摇头,却引得她笑出了声:“你这人还是有点意思的,行了,别遮着了,把最后件也脱了。” 留着内裤是我在包间的底线,如果全脱了,这时候包间万一有人进来,或者被路过的人发现,我可就说不清楚了。 虽然,这个漂亮的女人足以让我浑身血脉膨胀,激动不己,可规矩就是规矩。 我正犹豫着怎么委婉地拒绝,或者跟她直言,可以陪她出台时,她直接从手包里掏出一沓钱,一眼望去至少有五六千。 眼睛盯着我的内裤,勾了勾红唇,示意我继续。 我想过她会很阔绰,却没料到一出手就是大几千块,而且仅仅还是在不出台的情况下,当即脑子一热,也顾不上那么多,转过身瞬间就将自己扒光了。 “不准背对我!” 我乖乖的转过了身,保护着下体的双手也在她皱着的眉头下,慢慢地挪开了。 有经验的女人见到男人下面,无非两种表情,嫌弃或吃惊,她却不冷不热,勾着嘴角,感觉纯属在调戏我。 “可以了,现在四肢趴下,慢慢地爬过来。” 什么玩意儿!让我学狗? “别让我对你不耐烦,快点!”她说着准备收起放在桌上的那沓钱。 脱都脱光了,还讲什么底线,看在钱的面子上,我爬! 虽如此,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很失落,这么极品的美女,心理怎么不正常。 “不要低着头,一边爬过来,一边看着我,对……就这样,继续……对,不要停……” 让我非常意外的是,随着我别扭的动作,她原本高冷的声调居然出现了诡异的迷喃音,就像是正在被男人上下其手的挑逗着。 尤其明显的是,她的面颊开始泛起了娇红,身体居然开始扭捏起来,双腿也似不受控制般的微微一开一合,白皙细长的双手,也顺着身体,慢慢地往下游滑…… 她那情迷意乱的样子,勾得我心猿意马,骚动不己,刚准备起身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蹭到她身上,没料到被她发现了,她指着我非常不爽地喊了一声:“谁让你起来了!” 什么毛病这是…… 我稍微抬头,由于角度的原因,能清晰的看见她长裙里,两条白皙且修长笔直的美腿,相互纠缠在一起,最要命的是,我才发现,她居然没穿丝袜。 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发现我猥琐盯着她的裙下,居然扭了扭细腰,这下更要命了…… “好看么……” 我使劲咽着口水,欲望直冲云霄,她分明是在诱惑我。我也忍不住了,起身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刚把脑袋塞到她怀里,却被她无情的推开了。 “起开!我让你上手了?” 我望着她愣了半天,她那瞬间恢复冰霜般的表情告诉我,这是认真的,并不是在调情。 “姐姐,我看您都……” “怎么样是我的事,轮得到你来支配?滚回去趴下!”她说着还上脚蹬了我一脚,差点没把我踹翻。 我承认她特别美,我也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坐台少爷,出了夜总会大门,还是令人鄙夷的鸭子,可就算是再低贱的人,也还是有尊严。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拿钱收买我的底线,令我头脑发热,心想,大不了今天这钱不挣了,索性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她诧异的眼神下,一把将她搂住。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