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mdash按住腰往上顶弄amp038逆袭之路

智贤者学院东区护卫寝室内,程轩枕着双臂,仰面躺在雷德夫的床铺上。 他的身侧,雷德夫翘着脚,半躺在摇椅上,将摇椅压得吱嘎吱嘎作响。 “轩子,我早就劝你别念那个劳什子中学,你就是不听。你也看到了,明斯克城远比咱们小镇繁华,机会也比小镇更多,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难在这里立足。”说过话,雷德夫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捏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唔,对了。你来智贤者学院的话,阿媛该怎么办,你真的舍得将她留在小镇么?”咽下糕点后,雷德夫再次问道。 “别再在我的面前提那个女人,还有,你现在就去帮我报名,我要报考智贤者学院的护卫。”程轩低声说道,身上忽然散发出令人惊悸的冰冷气息。 在卡加斯尔小镇,雷德夫与程轩并称小镇双雄。 可实际上,双雄这个名号之中,还是程轩占据的分量更重一些。 见程轩有暴走的倾向,雷德夫心脏一颤。 他能猜到一定是程轩与阿媛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最坏的结果就是程轩已经被阿媛甩了。 雷德夫本想劝慰程轩一番,可话到嘴边,他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感情方面,他是十足的菜鸟。要不然也不会在智贤者学院担任两年护卫,却没有成功勾搭上任何妹妹,直到现在,对于喜欢的女孩也只敢远观。 外务院长叫做杜拉斯,绰号肚拉丝,是整个学院最著名的小气鬼以及难缠人物。 雷德夫来到学院两年,始终想与杜拉斯搞好关系。 可以他的手腕,别说与杜拉斯这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家伙搞好关系,不被对方炒掉已经是万幸。 外务院长办公室内,雷德夫点头哈腰的将那个被他吃了两块的点心盒子放在桌面。 “院长,这是我表弟带来的精巧点心,您不嫌弃的话就尝尝。”雷德夫陪笑着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吃点心,起码杜拉斯对点心并不感兴趣。 可即便这样,这个獐头鼠目,面目猥琐可憎的老家伙仍然将点心盒子收了起来,而后才不急不缓的示意雷德夫坐下。 “怎么,你说的那个拥有高级临武者学徒实力的表弟来了?”杜拉斯问道。 雷德夫谄媚的点头:“是啊,我这个表弟比我还厉害呢,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在打架方面胜过他。” “哦?”杜拉斯的眼中闪过一丝蔑然之色。 他有蔑视的资本,在脑力者占据绝对统帅地位的智贤者学院,能打的人注定只能沦为垫底的角色。 “好吧,反正新学期开学在即,学院也会招收临武者学徒做护卫。既然你的表弟愿意应聘这份工作,我也乐于给他这个机会。这样,一会你带他到后院的比武场,让他与高尔打一场,只要他胜了高尔,我就算他通过面试。”杜拉斯谑笑着说道。 “你让他和高尔对战?”雷德夫脸部肌肉接连抖动。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杜拉斯这个笑面虎根本没打算给他面子。 狗屁打赢高尔就算是面试合格,让一名高级临武者学徒去挑战一星临武者,无异于逼人自杀。 想到高尔平日里的恐怖,雷德夫的面孔惨白,嘴唇青紫。 他毅然决定,即使放弃工作,也不能让好兄弟程轩受到这种惨无人道的伤害。 雷德夫房间内,程轩仰躺在摇椅上,眼睛望着天棚,思绪迷离。 浑浑噩噩的,他在小镇生活了20个年头。 在这些年里,他也曾经像很多年轻人一般迷茫过,堕落过,也曾经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不惜四处树敌。 只是,随着年华渐逝,他逐渐长大,忽然有一种大梦方觉醒的感觉。 对于他来讲,在小镇称王称霸只是一个虚幻的泡影。 当他真的成为小镇所有恶棍闻风丧胆的人物之后,才悲哀的发现,努力拼争到的一切竟是那样不知所谓,脆弱不堪,以至于苦心呵护的女友,也在他心灵最脆弱的时候弃他而去。 想到阿媛,他的手掌握成拳头,裸露的青筋,劈啪作响的骨节都表明他的情绪激动到顶点。 从前,他不是一个有大追求的人,可现在,他将力求改变! 他会努力让自己变强,努力让自己与家人过上令人敬仰的生活。 智贤者学院的护卫工作并不能满足他的欲望,这里只是一个临时跳板,他要借着这个机会一飞冲天,拨开云雾,见到更广阔的天空。 想到未来,程轩的身上散发出强大自信。 骨子中与生俱来的骄傲令他的血液躁动不已,令他的每一根肌肉,每一个毛孔都剧烈的颤抖、痉挛。 门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听到声音,程轩判断出是他的好兄弟雷德夫回来了。 “咚”雷德夫撞开房门。 令程轩感到很惊讶,这个与暴熊无异的家伙进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一头扎进衣柜。 程轩满怀好奇的站在衣柜门口,愕然发现雷德夫正在收拾行囊。 “伙计,你这是干什么?你打算回小镇探亲么?”程轩抱着肩膀,身躯斜倚在门框上,悠哉的说道。 雷德夫抬起头,铜铃般的双目一片赤红。 他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气,大声说道:“什么探亲,我这是收拾包裹准备带你离开这所狗屁学院。狗日的,老子早就在这干够了,正好借着你来的这个机会,和你去外面闯荡。” 程轩表情阴冷下来,他已经从雷德夫怪异的举动中猜出是自己应聘的事情出现变故。 “怎么?有人在我担任智贤者护卫这件事情上难为你?”程轩向前一步,按住了雷德夫收拾包裹的手掌。 雷德夫的眼眶更红,紧咬着嘴唇用力摇头,继续将衣柜内换洗衣物塞进旅行袋。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程轩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看到程轩发火,雷德夫僵立在原地。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程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程轩发火意味着什么。 “没事,就是外务院长那个鸟人故意找麻烦,你放心,既然是你来到明斯克城投奔我,我就一定不会抛下你不管。早就听说城内的黑帮在招揽打手,以你我的身手,想要在黑帮占据一席之地,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雷德夫轻描淡写的说道。 程轩的表情更加严厉,炯炯的目光逼迫的雷德夫不敢直视。 “怎么回事?你应该很了解我,凡事我都要做到有始有终,不明不白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去做。”程轩沉声说道。 雷德夫愈发的窘迫,他尴尬的搓着大手,无奈的讲述了杜拉斯提出的聘任条件。 “外务院长的意思是只要我打败高尔,就能够得到智贤者学院护卫这份工作?”程轩问道。 雷德夫点了点头,随即剧烈摇头:“不,轩子,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高尔本来是学院内院专职护卫,因为将同事打成重残,这才被贬到外院。这家伙来外院半年多,又打残了三名同事,如果不是他的舅舅是内院副院长,恐怕早就被学院开除。” “还有,那个家伙虽是一星临武者,真正战斗力却能排在内院护卫的前十。” 程轩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智贤者学院临武者护卫多达数百,高尔能够在实力最弱也为一星临武者的内院护卫中,拥有前十排名,其实力可见一班。 程轩终于明白雷德夫为什么要离开学院,换做是他处于雷德夫的角度,考虑到好兄弟的安危,也会义不容辞的放弃现有工作。 “其实事情未必如你想的那么危险,不就是一场正常切磋么,即便我打不过那个家伙,也总能认输吧?”程轩故作轻松的说道。 雷德夫摇头:“是的,你的确可以认输。可是高尔出手狠辣,未必会给你认输的机会。” 程轩笑了:“怎么,很久没与我切磋,你对我没有自信了么?这样吧,你现在就去联系外务院长与高尔,让他们去比武场,我倒是要看看一星临武者的真正实力。” “可是……”雷德夫想要说些什么,可当他见到程轩连那副磨的起了飞边的拳套都拿了出来后,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难善了。 十几年的交往让他很了解程轩,一旦是被程轩认定的事情,谁也无可更改。 所谓的比武场,实际上就是智贤者学院护卫平日里切磋的地方。 二百多平米的露天小院内摆放着十几种训练器材,大到临武者锻炼速度的钟摆阵,小到锻炼力量的石墩,一应俱全。 程轩与雷德夫来到比武场的时候,外务院长、高尔,以及另外十几名护卫已经来到场地内。 看到整个身躯完全被雷德夫遮挡住的程轩,外务院长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蔑然之色。 哪一个临武者不是膀大腰圆之辈,即使程轩的身高已经足以傲视很多人,可与满院子的临武者相比,他却显得那样的单薄无力。 高尔是一名身高与雷德夫不相上下的壮汉,与雷德夫那个没进化完全,浑身长“头发”的怪物相比,高尔更像是纯粹的白种人。 他皮肤的白是那种没有血色的苍白,低垂的眼睑,眼角那道贯穿了整张脸颊的疤痕,都将整个人衬托得极为阴沉。 他站在原地,身上散发出一种极为冰冷的气息,这种可以称之为杀气的气息与冷凉的空气糅为一体,顿时令整个小院充满刺骨的恶寒。 见到高尔,程轩算是明白雷德夫不愿他参加面试的苦心。 面对高尔这种杀机毕露的家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转身就逃。 只不过程轩没有逃,他也不想逃。 在不断追求进步的道路上,每一次的逃亡都会在心灵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而他,不想做一个心中充满阴影的人。 “战!”没等雷德夫与杜拉斯介绍,程轩的口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如同酷暑中爆烈的骄阳,瞬间抵消了高尔释放出的冰冷杀机。 始终低头不语的高尔缓缓抬起头,阴光闪动的眸子中突然涌动出一股异彩。 只不过,这种异彩只是刚刚兴起,就又快速的陨灭。 他一眼就看出了程轩的实力,忽然发现,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实际上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无知者。 高尔缓缓的向前方迈进,一星临武者特有的气势泄露无疑。 他每前进一步,场地间都会平添几分强大的压力。 当他走到场地中心的时候,院落中凭空刮起一股阴风,地面上的落叶在这股阴风的吹动下,四外盘旋。 在如此强大气势的锁定下,在场众人同时惊出一身冷汗,其中一些缺乏实战经验的家伙,更是被这股气息吓得四肢发软。 程轩同样缓步向前方行进,每前进一步,他都要承受巨大的压迫。 当他走到场地正中心,距离高尔不足十步之遥时,气场已经增加到数十公斤。 强大的压力使得程轩全身的肌肉紧绷成一团,就连胸腔也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压迫感。 “你的实力太弱。”高尔低声说道。 倏然,他的身体动了,他如同扑食的饿狼,卷带着呼啸的狂风,冲到程轩面前。 “嘭”的一声,他的拳头狠狠的击打在程轩的胸口,磅礴的劲力顺着拳尖在程轩的胸口绽放,直接将其轰飞。 程轩的身体接连撞倒三根立柱,最终在钟摆阵前方跌落。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淌下,刚刚还一副生龙活虎模样的他,精神登时变得萎靡不振。 “高尔你这个混蛋,说好是切磋,怎么不打招呼就下狠手。”看到只是一个照面,程轩就受到重创,观望的雷德夫不禁急了。 他想要冲上前救治程轩,可就在他刚要迈步时,杜拉斯阴声说道:“怎么,你的表弟就这样放弃比赛了?如果你现在冲进场地,我会判定你们自动放弃比赛。” 很明显,杜拉斯是在趁机刁难雷德夫,如果不是他身边有几个忠于他的家伙不离不弃的站在他的身侧,以雷德夫的火爆脾气,定然会狠狠的扇他一个耳光。 “杜拉斯,我……”雷德夫张嘴欲骂,忽然,他看到躺在地上大口咳血的程轩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程轩动作迟缓,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牵动了受伤的肺腑,让他不得不耗尽全身的力量。 逐渐,他的身体呈现出半蹲的姿态,他单膝跪地,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中闪动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凶光。 “高尔做的没错,如果换做在战场上,敌人绝对不会在出手攻击时提前打招呼。”程轩沙哑着嗓子说道。 话音落下,他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身躯猛然用力,从地上站了起来。 “高尔,身为一星临武者,你就只有这么点实力么?像你这样的水平,想要打败我并不是很容易呢。”程轩蔑然说道。 程轩突然站立,让在场众人同时一惊。 诸人都与高尔切磋过,深知高尔一拳的威力。 那惊天动力,蕴含着数百公斤力量的拳头足以摧毁一块碳钢合金,更别提击打在拥有血肉之躯的人类身上。 看着程轩摇晃着向自己逼近,高尔的眼睛亮了起来。 成为临武者至今,他一直以力量傲视群伦,而现今,竟然有人能够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抵挡住他的炮拳袭击。 棋逢对手的感觉让高尔血液沸腾,他忽然发现这一场比斗变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扭动着脖子,高尔的双手再次握成拳头。当他的整个身体弯成弓形的刹那,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 这一刻,他化身为一头伺机而动的凶兽,而他眼中的程轩,则是一只随时都能落入口腹的食物。 “呼”,高尔的拳头与空气接触,发出呼呼声响,由于一星临武者的速度高达每秒80米,拳头在虚空中划出长长的虚影。 一声沉闷的响声再次在院落中爆裂,这一次程轩的身体足足摔飞十几米远,这才重重的跌落在地面。 “轩子!”看到程轩倒地,雷德夫发出阵阵怒吼,他红着眼睛向前冲,却被杜拉斯派人拦住。 “高尔,你敢伤害我的兄弟,我要杀你全家。”雷德夫愤怒的咆哮。 猛然,架住雷德夫的护卫狠狠的砸了他的肚子一拳,使得他如同虾米般佝偻起身体。 地面上,程轩的身体不停扭曲。 两次挣扎之后,他终于勉力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滑落,他如同受伤的野兽般,恶狠狠的盯着高尔,瞳孔释放出道道凶光。 “再来!”程轩声音如同野兽的咆哮,气势陡然一变。 他的双足快速移动,两只拳头如同大风车般抡动,迎向高尔。 “砰砰”,院落内接连传出两声沉闷的响声,程轩的拳头与高尔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这一次程轩的身体仍然不可避免的倒飞出去,而高尔虽然仅是退了一大步,但仍悄悄将拳头背在身后,不停的揉动疼痛的关节。 临武者学徒与一星临武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力量与速度。 高级临武者学徒全力一击,力量最多能达到120磅,而一星临武者,其全力一击释放出力量,却高达300磅。 绝对力量代表着绝对的武力,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临武者学徒与临武者之间的争斗,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地面上,程轩再次爬了起来,由于手臂受到重创的关系,他只能用头拱着地爬起来。 程轩不屈不挠的架势让在场众人全都懵了。 平素他们都自认为胆气过人,可面对如同野兽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程轩,他们只能打从心底感到恐惧。 “轩子,别打了!别打了!”雷德夫声嘶力竭的喊着,到最后,他再也不忍看到程轩摇摇欲坠的模样,缓缓的闭上眼睛,眸子中流淌出两行悔恨的泪水。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如果不是这些年来他始终没能搞好与杜拉斯之间的关系,程轩今日的遭遇绝不会是这样。 程轩缓缓的向前走着,由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的缘故,他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力气。 可即便这样,他却没有退缩,仍然用缓慢而坚定的步伐向前移动。 前方,高尔抬起头,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着程轩。 他能够晋级为一星临武者,并没有丝毫水分。 就算经历无数场战斗,高尔却敢发誓,他从未见到过如同程轩这般誓死如归的人。 “再打下去你会死!”高尔低声说道。 高尔的劝阻让程轩笑了,他逼视着高尔的眼睛,发现对方目光开始躲闪。 “他是怕了么?”程轩笑的越发开心,只不过由于此刻脸颊已经血肉模糊的关系,他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狰狞可怖。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lx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