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泽走回租住的小公寓时天已经亮了。

  他打开门,不到三十平的小屋里空无一人,衣服和袜子扔的到处都是,桌上还有几只空酒瓶和吃剩一半的蛋炒饭,没刷完的碗碟泡在水槽中,是典型的单身汉居所。

  卫泽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这么暴走过了,全自动工业区和他的小窝相隔了差不多有60多公里,靠着两条腿他活生生走了七个钟头,进屋后直接一屁股坐进那张破沙发,蹬掉脚上的靴子,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卫泽是被冻醒的,火星的夜晚最低气温可以达到-133°,虽然经过气候改造后不再有这么夸张,但还是会很冷,所以家家户户都会安装供暖器。

  卫泽住处的供暖器是最老的一批型号,还是太阳能的,这台老古董运转了十几个年头,大概是觉得这份辛勤已经对得起自己的出厂价,于是终于决定在今天正式退休。

  卫泽拿起遥控器瞎按了一通,结果对面没有任何反应。

  “嘿,完美的一天。”

  在物理震荡法失败后卫泽就放弃了维修的打算,脱掉衣服,走进狭小局促的浴室,打开淋浴,从花洒中喷出的热水顺着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流下,让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卫泽拿起洗发液,“来点音乐怎么样?”

  他放在洗手台旁的个人终端亮了起来,从里面传出One Republic的《counting stars》。

  这是21世纪的一首老歌,主唱Ryan嗓音独特,曾经风靡全球,在各大榜单上居高不下,但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一样,终有一天会被岁月淘汰,现在除了卫泽这种小众摇滚发烧友外,已经没有人会听这样的老歌了,就连网路上都很难下载的到。

  卫泽在浴室里跟着旋律轻哼,把洗发液挤在头上,抓出泡沫,但下一刻他头顶的水流却戛然而止之。

  警告:水位过低!警告:水位过低!请及时购买水量。

  卫泽顶着一头泡沫跑出浴室,拉出水表,才发现自己上次购买的供水配额已经用完了,于是他只好又光着身子跑到脱下衣服的地方,翻出钱包,将里面的银行卡急急忙忙插入水表下的凹槽中。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信用点余额不足的提示。

  “开什么玩笑?!”卫泽瞪大眼睛,随后他将银行卡又试着插入个人终端中,屏幕上那12个信用点的余额显得格外刺眼。

  火星上的供水配额是10立方起售,售价18个信用点,换句话说现在他银行卡里的钱还不够冲一次水费的。

  卫泽毫不犹豫的拨通了莱薇的号码,后者应该是正在和人谈生意,道了声歉,走出屋子。

  “你想清楚了吗?”经过一晚的缓冲莱薇的火气看来已经消掉不少,至少没那么强的攻击性了。

  “没有,是其他的事情。”卫泽语气凝重,“我怀疑我的银行卡被人盗刷,上周卡里明明还有700多个信用点,现在只剩12个啦!!!”

  “不用怀疑。”莱薇打了个哈欠,她昨晚追剧追到凌晨,早上又早早赶来事务所见一个重要客户,有点睡眠不足,懒洋洋道,“你的钱是我划走的,你上个月次找我借了500信用点,算上利息,差不多就是这个数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卫泽苦笑,“我洗澡洗一半停水了,没钱付水费。”

  “你上次欠钱不还的时候还说自己得了渐冻症,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了……你真的应该提高一下自己的撒谎水平了,需要我帮你报个培训班吗?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拿到个熟人折扣。”莱薇用肩膀和脸颊夹着个人终端,从香烟盒中抽出一支万宝路,点着,“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

  “那好,我这边还有事要忙,先挂了。”

  “…………”

  卫泽翻遍整座公寓,最终才在冰箱里找到半瓶纯净水,凑合着把头洗完,又从那堆不知多久没洗过的衣服里翻出了一件没什么味道的套在身上。

  推开门,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卫泽用身上仅剩的12个信用点在楼下的7-Eleven便利店里买了份蔬菜三明治,又用店里的一次性纸杯在洗手台接了点凉水,算是解决了晚餐的问题。

  不过就算是一贯神经大条的他,这种时候也难免会产生一丝危机感,再不开始工作明天早上就要饿肚子了。

  “呵,想看我屈服可没那么简单的。”

  卫泽知道莱薇打的什么小算盘,但她未免把自己这个经纪人的作用看的太高了一点,就算她不帮忙卫泽一样可以找到活干,他扔掉三明治的包装纸和一次性纸杯,拍了拍屁股离开便利店。

  ……

  时间是傍晚21:57。

  卫泽的身影出现在贝吉塔酒吧外的街道上,和红色猫头鹰哪种专供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释放寂寞或者白领缓解压力的普通酒吧不同,用游戏里的术语来解释,贝吉塔酒吧就属于那种特殊建筑,只对特定的人群开放。

  ——这里算是一个半公开的地下情报交易点。

  说是地下情报交易点是因为来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些游走于法律边缘的家伙,包括一些情报贩子,走私商人,赏金猎人或者杀手经纪人之类的家伙,一来他们也是人,也要有个工作后能够放松放松的地方,二来大家聚在一起,彼此之间可以趁这个机会交换点有用的信息。

  因此贝吉塔酒吧自开张的那天起,生意就一直很不错,结果这情况不知道怎么得传到联邦警察的耳朵里,于是在某天下午第七区的警察局突然发动了一场毫无征兆的突袭。

  四组武装到牙齿的战术小组冲进贝吉塔酒吧,制服了里面的所有人,然而半天后调查结果出来,却令警方大跌眼镜,他们抓到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有犯罪记录在身的。

  不信邪的警察把这伙人放掉,在之后的三个月里又发动了两次突袭,却依旧一无所获,至此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当晚贝吉塔酒吧举行了一场小型的联欢会,大家喝掉了四十几箱啤酒,一直狂欢到天亮,卫泽也记得那疯狂的一夜,他和一个漂亮的女杀手比赛掰手腕,输给了对方一万信用点,却赢得了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餐巾纸。

  警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走漏了风声,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队伍里出了内鬼,但实际上答案很简单,简单的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会来贝吉塔喝酒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是没有案底的,不管他们做过什么,或者计划做什么,至少在表面上他们的背景都很干净。

  生活在普通世界里的人大概很难理解那些在黑色世界活动家伙的警惕性,但事实就是如此,那些粗心大意,对危险的嗅觉不够灵敏的家伙,在这一行里通常都很难存活下来。

  21:59,卫泽推开了贝吉塔酒吧的大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华森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最新章节,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