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泽几乎是爬到房门外的。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的,一条小腿脱了臼,搞不好还断了两根肋骨,更别说其他乱七八糟的皮外伤了,现在他的模样简直不能更狼狈。

  但重要的是他活了下来,在从不留活口的猎人杀手手上。

  赏金猎人刚刚爬到门口,屋门就自动打开,后面站着神色有些难过的两千五。

  女孩儿虽然听他的命令回到了屋里,但应该一直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干嘛那副难看的表情,我没骗你吧,很快就能解决的。”卫泽擦了把鼻血,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道。

  赏金猎人挣扎着爬到了床上,先尝试着把腿骨复位,他让女孩儿去垃圾桶旁找了几片硬纸板,用布条把受伤的腿固定了起来,至于有可能断裂的肋骨,因为并没有伤到脏器,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其他伤口卫泽也懒得处理了,只是简单的把鼻血止住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他这一觉整整睡了一天的时间,中间定了闹铃给两千五叫了份外卖,而他自己则继续倒头大睡,一直到晚上才再次醒来,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力气。

  紧接着赏金猎人感到自己的怀里多出了什么东西。

  他低头,看到缩成一团的两千五。

  “……什么坏毛病,这样睡觉怎么长的高。”

  卫泽想要纠正一下女孩儿的睡姿,但两千五的身体里好像有个自动开关,过了没一会儿就又自己蜷了起来。

  卫泽不信邪,又动手把女孩儿的身体放平,结果重复了三次后赏金猎人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这时候他注意到桌上的外卖竟然没怎么动过。

  卫泽心中一动,是这家伙留给他的吗,明明说过不用管他的,死小鬼居然一点都不听话。

  不过睡了一天他这会儿也的确感觉到饿了,赏金猎人把已经凉下来的生煎和豆浆狼吞虎咽的吃进肚子了,抱起两千五给她换了一个睡觉的地方,之后将染上血的衣服和床单都扒了下来,统统丢丢进浴缸里。

  他和猎人杀手在这家小旅店偶遇,后者大概率昨晚就已经离开了,短期内应该也不会再来找他的麻烦,但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别人身上从来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因此卫泽也想要尽快离开,不过在此之前要先把衣服什么的收拾干净,不然连出门都成问题。

  赏金猎人把准备洗的东西一股脑的都丢进浴池里,倒入沐浴液和洗发水,想了想,把买给两千五的那瓶泡泡液也倒了进去,之后塞上塞子开始放水,趁着这个时间他又登上menhera。

  果然在上面找到了十几家事务所联手追杀猎人杀手的消息,不过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太有价值的情报了。

  箱子里的东西和猎人杀手都下落不明,这两天论坛上明显安静了许多,于是很多人又做回了潜水党,只有几个大水怪还在孜孜不倦的水着帖,抱怨拿到东西的卫泽为什么不露面,让围观党没有热闹看。

  现在距离委托的最后期限只剩下四天了,如果是远一点的地方,这时间已经有些紧张了。

  所以不少人猜测卫泽应该也快该着急了,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说不定会选择硬闯,因此纷纷在太空港那边布下重兵,等着某人自投罗网。

  但当事人卫泽似乎并没有什么紧迫感。

  如果不是意外遇到猎人杀手,他原本计划带着两千五继续四处游玩的。

  是的,赏金猎人在经过郑重思考后已经决定放弃这次无限制委托了,以现在各大事务所在太空港那边的人手,他就算恢复到巅峰实力也未必闯得过去,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小尾巴。

  十二天之约最初是为了保证在箱子内的氧气耗尽之前,里面的两千五能够被活着送回提洛集团而定下的。

  因此当金属箱被打开的那一刻,之前的游戏规则就已经不再适用了。

  提洛集团如果依旧想要得到两千五那就要按他的规则来。

  卫泽也没准备狮子大开口,他只是需要前者再发布一则定向委托,这则委托的内容和赏金不变,但不需要公开,同时需要指定他为唯一执行者,最重要的是这份委托没有期限,或者最少比上一份委托再多个一两周。

  等拖过了之前那个无限之委托的时间期限,太空港的封锁自然会被解除。

  到时候他甚至可以带着两千五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那里。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提洛集团会接受他的建议,对此卫泽还是有很大把握的,虽然不知道两千五的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值得两个组织争破头皮,在短时间内想必并不容易找到替代品。

  提洛集团本来就愿意付出这笔钱,现在不过是比原定计划晚几天交货没道理拒绝的。

  卫泽打定主意后,就将时间限制什么的抛在脑后了。

  他花了点时间把衣服洗完,用吹风机吹干穿回到身上,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两千五,两人在夜色中离开了小旅馆。

  “肚子饿吗?”卫泽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副驾驶座上的两千五。

  后者揉着眼睛点了点头。

  赏金猎人把之前买酒精和针线时一起买的薯片和巧克力递给了女孩儿,“早跟你说了不用管我的,先吃点垫垫吧,等下找个还没下班的便利店看看有什么吃的。”

  有猎人杀手这么一尊瘟神在附近,卫泽这次决定跑远一点,离开第七区,或者在边缘的位置找个人少一点的地方。

  也许在离开火星前他还应该去拜一拜菩萨,好好去去晦气。

  “怎么了?”卫泽正想着,注意到两千五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吃了几口薯片后就停下了,说起来她被叫醒后就显得有些蔫蔫的,赏金猎人当时只以为她是饿的,但现在发现女孩儿的脸颊发红,嘴唇也有些干裂。

  卫泽腾出一只手摸了摸两千五的额头,感到有些烫手,看样子很可能是发烧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华森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最新章节,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