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了杜蘅出门,李二河回来,问白柳:“他提起永嘉之乱,是何意?”

  “估计是有敲打的意思。”

  “老夫一把年纪了,竟然让一个后生给敲打了。”李二河心里多少有些不忿。

  白柳拱手:“老爷,钦差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是让你未雨绸缪,这个寒冬估计会有很多农户过不下去,如果又是一个永嘉之乱,广陵的下场也会跟永嘉一样,到时你只怕要上京请罪了。”

  “当初只贪图省事,把青苗承包给了曹旦,这个混蛋竟然把价格抬那么高,真真害死我也!”李二河捶胸顿足。

  “如今说这些也无用,我看钦差的意思,是铁了心要办曹家了,只不过这件事需要你配合,毕竟你是广陵首官,你不点头,他的很多工作会很难办。”

  “我要怎么配合?”

  “曹家这一头大肥羊,杀了它,广陵这一年都不会有人饿死了,上对朝廷,下对百姓,你都能有个交代。”

  “可是……”李二河依旧有些疑虑,“咱们可都是受了曹家好处的。”

  白柳忽然跪地,双手抱拳:“小可不过一个落第秀才,承蒙留守看重,得以重用,大小事都与我商议,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若曹家将留守咬出来,小可愿一力承担,请留守勿疑也。”

  之前已经表明一次心意了,但李二河如今再问起,白柳便觉得李二河不能完全信任他,所以再次表明心意。

  李二河赶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白柳先生,老夫并非怀疑你的忠诚,只是这件事让你一力承担,老夫于心何忍啊?”

  “小人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只求留守和少爷能够安安稳稳。”

  “唉,难为你了。”

  “士为知己者死,小人心无怨尤。”

  李二河目光深邃了起来,冷冷的道:“好,那就顺了杜蘅的心意,重新丈量曹家的田亩!”

  ……

  消息传出,曹家众人急的就如热锅上的蚂蚁。

  乱了!

  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曹旦入狱未出,现在又要丈量田亩,这是要将他们的隐田全部翻到明面上来。

  曹正亲自去找李二河。

  李二河避而不见,是白柳将他约到了酒楼见面。

  “留守这是何意?”

  “曹家主,你也别怪留守,要怪就怪杜蘅。”

  曹正恨恨的道:“我知道是杜蘅要查,但李留守也不能坐视不理啊,这些年我可没少给他孝敬。”

  “曹家主慎言,李留守可未曾收过你一文钱。”白柳语气严肃了起来。

  曹正愣了愣神:“什么意思?现在不认账了?钱不都过你的手吗?”

  “过我的手没错,但没过李留守的手。”

  “呵呵。”曹正仓皇的笑了起来。

  这是要弃车保帅啊。

  曹正冷冷的看着白柳:“你倒是忠心,可你就不怕死吗?”

  “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曹家主,钦差大臣巡视广陵,总得杀两个人开开张,你也得想想,你们曹家把谁推出来,免得全军覆没。”

  曹正呆若木鸡。

  言尽于此,白柳起身告辞。

  ……

  留守府的官厅,正是提审曹正。

  杜蘅身为钦差大臣,主审,李二河陪审,一干官吏全部到场。

  门口围着一群百姓,雪庄的雪里香,以及她的父母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钦差大臣真的对三大财神之一的曹家动手了。

  “做做样子罢了,雷声大雨点小。”有些百姓早已见惯了官商勾结,摇了摇头,不抱太大的希望。

  雪里香忍不住跟人辩解:“不是的,我瞧着钦差大臣是个好官,他代表的是皇上。”

  “小姑娘,你太年轻了,不管他代表的是谁,只要他是官,就有可能被金钱收买。”

  “那也不一定,这位钦差大臣是杜家的人,杜老将军的嫡长孙,应该是个清官。”杜家在民间的威望一向很高,因此也有人持相反的意见。

  “如果是杜家的人,那……还真说不准呢。”

  正式升堂。

  杜蘅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跪着何人?”

  “小人曹正。”

  “经过广陵一干官吏彻查,你隐瞒田亩二十万亩,你可认罪吗?”

  曹正倔强的昂头:“小人不认。”

  杜蘅轻轻一笑,当即便让方经天拿出了鱼鳞册:“给他念念。”

  “你在东溪村的田亩,司户厅登记在册,是一万两千亩,而经过实际丈量是两万亩,这你作何解释?”

  “既然司户厅登记的是一万两千亩,那就是一万两千亩,至于上官说的两万亩,想必多出来不是我们曹家的田亩。”

  看来是要壮士断腕,不承认是自家的田亩了,这么一来,漏税的罪名便不能成立了。

  杜蘅轻轻一笑:“可是东溪村两万的地,每年丰收的时候,曹家都有派人过去收割,不是你的地,你为什么收割?”

  “收割之事,不是小人负责,小人也不清楚。”

  “那都是谁负责?”

  “小人家中的崔主管。”

  杜蘅一拍惊堂木:“把崔主管带上来!”

  一个六十左右的老汉便被推上了堂,哆哆嗦嗦就给杜蘅跪下。

  杜蘅问话,他一口就承认了,多出来八千亩地的粮食,都是他瞒着家主私下购买,是他的私产,与本家无关。

  “购买土地的契书在此,请上官过目。”

  方经天将契书呈了上来,杜蘅发现是没有官府盖印的白契,这就正好给司户厅洗清了嫌疑,因为是白契,司户厅没有登记,也在情理之中。

  “好,既然你承认了是你的私产,那么也就等于承认了你多年来,不曾交纳田税,是也不是?”

  “是,小人认罪。”崔主管伏地。

  “司法参军,按照大梁律法,这该怎么判?”

  广陵的司法参军依旧是之前的赵歇,他知道杜蘅此行的目的,当即说道:“按照崔主管漏税的数额,下官以为刺配三千里合适。”

  “好,拿就去儋州吧。”

  崔主管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死,顶罪也就顶罪了,毕竟曹家会照顾他一家老小。

  曹正暗暗得意,一个人犯这么多罪,死十次都不够,但只要把这些罪责全部分摊出去,那谁也不必死。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华森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最新章节,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 freexs.org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