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帕和床上那个名叫詹妮的女人一起动手把拉格的尸体拖到了沙发上。

  而卫泽则趁着这个机会对着墙上的镜子检查了一下胸前的淤青,虽然之前拉格为了维持富贵公子的人设并没有下太重的手,但卫泽为了能充分麻痹对方也硬吃下了好几肘,好在基本都只是皮外伤,肋骨没事,穿上衣服也看不太出来。

  利帕望着拉格喉咙上的伤口,微微有些出神,但很快就克制住了胸中泛起的某种情绪,指着地上那两个昏迷的保镖问张恒,“他们怎么办?”

  “他们是拉格从非信徒中花钱收买到的愿意为他效力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而且之前也看到了我们的样子,所以不能留下。”

  利帕皱了皱眉头,“你特意强调他们不是什么好人,是担心我下不去这个手吗?”

  “我从来不担心你不够狠,否则我就直接跟那家伙合作了。”卫泽指了指拉格的尸体,“比狠,这条船上没人能狠的过他,但我最终选择站在你和神父这边,恰恰是因为你们没他这么狠,由你们来领导先遣队,我晚上至少能睡个安稳觉。”

  “可惜善良和正义感并不能让所有人都睡上安稳觉,这也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前女警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一旁的詹妮。

  后者刚刚亲眼看到拉格死在自己面前,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这会儿显得很是惊恐,用颤抖的声音道,“别……别杀我,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来这里只是想提前找棵大树依靠,像我这样的女人,开荒如果没人罩着,下场肯定很惨,我发誓不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的。”

  “别担心,我从来都不杀G杯以上的女人,”卫泽吸着鼻子道,“这次也不会为你破例,只要你听我们的话,乖乖待在这里就行了。”

  “我……我还要待在这里?”詹妮神色呆滞,她看了眼凌乱的房间,拉格的尸体,还有那两个昏迷的保镖,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又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继续哀求道,“让我走吧,拉格在船上有不少朋友和手下,他的势力很大,如果被那些人发现拉格死在房间里,而我也在,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这个嘛……好像是挺麻烦的。”卫泽显得很是感同身受,吸着鼻子道,“那你之前来这里跟他,嗯,进行友好交流的事情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

  詹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她脸上那绝望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看样子就算我们现在放你离开,你也没法从这件事情里脱身了,既然如此不如换棵大树?”

  “你愿意罩着我吗,我不会让你白干的,我什么都可以做!”詹妮闻言眼睛又亮了起来,迫不及待道。

  “不,不是我,光是带个小鬼就已经要了我半条命了,我根本顾不上其他人,也不想管其他闲事。”

  卫泽摇头道,“我说的是巴斯蒂安和埃里克森神父那边,这本来就是教会的开荒团,只要两位神父能继续领导这只先遣队,你就算什么都不付出,在这里也能有一席之地的。”

  眼见詹妮张嘴又想说什么,赏金猎人却是直接打断了她,“我知道你不看好两位神父,这也是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攀上拉格的原因吧,灾难发生之前,往往都是地底下的那些小动物最先开始躁动的。

  “但我恐怕也你低估了拉格的冷酷,像他那样的人对玩具根本没有任何感情的,等他玩儿腻了,你的下场只会更惨。而且既然现在有我们出手,你所担心的那种情况就不会再发生了,我们现在就在排除船上那些不稳定因素,拉格只是个开始。”

  “我愿意听你们的话,留在这里!”詹妮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道。

  “很好,你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的,在我们回来之前,切记不要让其他人进屋,还有,”卫泽顿了顿,指着地上那两个昏迷的保镖,“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会昏迷多久,为了你自己的安全着想,你最好做点预防措施。”

  …………

  大概是因为之前拉格房间里的动静就很大,所以刚刚那场短暂的打斗也没有引起周围其他乘客的注意,随后卫泽和利帕通过隔壁杂物间离开了一层居住区,没有被人给发现。

  利帕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2点42分,再过大概一刻钟,孙磊就会去船尾钓鱼,我们现在赶过去,正好能遇到他,他平时钓鱼都是一个人,那些小弟都不在他的身边,是动手的好时机。”

  孙磊就是之前卫泽和前女警看到的那个带着人皮面具的本地帮派头目,他上船当然也不没有用自己的真名,不过他究竟叫什么卫泽其实也不关心。

  反正这家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放弃了自己的地盘,也登上了飞马号,跟随教会的先遣队一起出海去鸟不拉屎的地方拓荒,他大概四十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应该一直有保持着锻炼习惯,身上有不少肌肉,块头也不小,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然而卫泽却知道他的身手其实是三个目标中最差的,只是有不少手下,平时不管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江湖义气,喜欢结交朋友的人,也会需要有自己的空间。

  孙磊也一样,利帕已经调查清楚,孙磊每天3点雷打不动会去船尾钓鱼,而且不让任何小弟跟随,都是自己一个人行动,他会借着这段时间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下,思考一些重要的事情。

  快则一个小时,慢则两三个小时,最迟到吃晚饭的时候,他就会收杆,而这段时间也是对付他的绝佳机会。

  不过听到利帕的话后卫泽却并没有着急动身,船尾的其他乘客已经被孙磊的小弟给驱散开了,但是这并不意味孙磊就完全不设防,孙磊当年白手起家,能在道上混出一番成就不只是靠着一腔豪气,也没少经历恶战,该有的保护措施肯定是会有的,去船尾的几条路都被他的人给把守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华森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最新章节,在线看日本十八禁网站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